安素一

【燃气瓶】U Can U Up

MissC_kkw:

为了玩梗,把然然也变成医学生的我。竹马竹马,双医学生设定。万一有什么没有常识的地方麻烦指出。


五百粉点梗之燃气瓶小甜饼 @林歆羽雪00
and 给 @Toyamo 的配图小剧场


ooc,ooc,ooc预警😂😂😂


——————————————————————————————————




李熏然的字是全专业公认的好看,所以他和赵启平的小组实验报告,都是他写。


“同样一篇报告,我写88分,你写就能有90分,何乐而不为呢,李熏然?”


赵启平头也不抬地看李熏然的解剖学笔记——“一嗅二视三动眼,四滑五叉六外展,七面八听九舌咽,十迷一副舌下全。”


李熏然从他笔袋里翻出一根无印良品:“那下次你来杀兔子。”


赵启平腾出一只手来揉他的卷毛:“我来我来,老鼠也我杀。”


李熏然的手机屏幕亮起来——“临床XXX  大神求解剖学笔记啊啊啊!土下座~”


赵启平拿过来刷指纹,回复——“无图150,有图300,走咸鱼。”


“小然然,明天考完了海底捞走起~”赵启平按了按四色圆珠笔,在口诀旁边打个箭头写上——“1951,日野原重明《解剖生理与病理》”


李熏然抄笔记,赵启平列论文文献,学霸*2,那叫一个风生水起。




赵启平和李熏然从小就粘在一起,一个班长一个团支书,一个年级第一一个年级第二,排名考的时候永远前后桌,赵启平抄李熏然的同分异构体,李熏然抄赵启平的政治选择题。


到了大学,还是粘在一块儿,赵启平为了24小时热水独立卫生间和24小时不断电胁迫李熏然一道递申请加钱住留学生的高级宿舍,两个人从此成为同届临床系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两个神话。


“我擦,你造么临床一班那个李熏然居然画出了信号通路!”


“我擦,你造么临床二班那个赵启平居然画出了代谢通路!”


所以,当两个连体婴突然动了切割手术之后,所有人都感受到了被医学怪人支配的恐惧。


F大bbs论坛里“所以医学系的L和Z是真的分手了吗?”,“L终于和Z分手了,我终于可以去表白了!”“知情人爆料L和Z分手原因居然是X生活不和谐?!”之类的帖子层出不穷。




赵启平作贼似的躲在更衣室里打电话:“安迪~大美女~快帮我看看那个谁走了没有?”


安迪站在实验室外边接电话:“那个谁是哪个谁?李熏然吗?我看到了论坛里的帖子,你们真的吵架了?呃……我不是想干涉你的隐私,只是觉得作为朋友,我应该关心一下你的……唔……感情状况?”


赵启平立刻炸毛了:“什么感情状况,为什么你们都觉得我跟李……那个谁有一腿?我们两个一毛钱关系也没有……”他突然又犹豫了,“好吧,也就比普通同学好那么……一点点吧。你看清了没,他走了没有,他走了我就换衣服出来,请你吃晚饭。”


安迪被他的反应逗乐了:“哦,普通同学的关系啊?本来还想告诉你我刚才看见李熏然和一个帅哥一起走出去了,好像要去约会的样子。”


“真的啊!”赵启平欢呼一声,“太好了,上帝佛祖安拉,我终于解放了,我终于不用整天被李熏然追在屁股后面求负责了,我终于可以正大光明地做实验,不用再打游击战了!等等……那个男人是谁?”



简瑶结婚的前一天正赶上赵启平和李熏然论文答辩,医学狗心里苦,两个大男人为了送青梅风光出嫁,死狗一样爬出答辩教室,专门跑去做了场面部理疗挽救黑眼圈。


酒过三巡,李熏然抱着啤酒瓶就跟嫁女儿似的哭哭啼啼,可把赵启平恶心得够呛。


“平平,你说等咱毕业的时候,小瑶瑶是不是都能满地跑了?”


赵启平翻了翻白眼:“你怎么就知道是小瑶瑶不是小薄靳言呢?”


李熏然被他吓出一个飘着小麦香气的酒嗝,摇摇头把自带零下十八度气场的缩小版薄靳言从脑海里甩出去。


赵启平跟简瑶招呼一声,两根手指夹着房卡扛着脚底打飘的李熏然乘电梯上楼。


李熏然觉得自己的小脑可能有点麻痹,俗称酒有点多,电梯门上反射的平平从一个变成两个从两个变成四个,那速度都赶上细胞分裂了。


赵启平被李熏然摁在门板上磕到头的时候还朝他脑门上还了个烧栗子。


然后,然后就被掐住下颌骨啃了。


赵启平觉得自己个儿的舌下神经有点麻痹。




李熏然是被前台的退房电话叫醒的,坐起来之后着实懵了一会儿,一掀被子发现自己腹肌上画了一只王八,走到浴室里,果然,脸上也有一只。


赵启平躲了李熏然一个五一小长假。


一条微信不回,一个电话不接。


李熏然大清早在病区门口堵他的人,当着一众实习医生,同系同学,众目睽睽,对赵启平说:“平平你别生气,我会负责的!”


赵启平一个深呼吸,反手一圆珠笔扎过去:“负你个头啊!”


李熏然蔫了一头小卷毛按电梯,赵启平又从走廊里追出来。


“平平!你不生气啦!”李熏然的眼睛刷拉一下亮了。


赵启平冷笑一声,把他別在前兜上的圆珠笔拔走了:“我那根没墨了。”


对于临床医生来说,笔~就是生命啊~




赵启平疾驰火燎地换了白大褂往实验楼下跑,就为了看看李熏然跟哪个野男人去约会,谁知道张望半天连个影都没看见,连和安迪约饭的心情也没了,一脸怨气地往宿舍走。这么些天没回宿舍,李熏然不会把他的桔梗花给养死了吧。



刚掏出钥匙开了门,还没来得及开灯,就被一个大力摁在门板上。


赵启平感觉到一个毛绒绒的脑袋搡过来,李熏然高挺的鼻梁抵在他鼻尖上:“李然然,我怎么跟你说的,两米,后退!”


李熏然摸上他搭在开关上的手,“嗒”一下,灯亮了。


赵启平稍一抬头,对上李熏然充满侵略性,俗称“酷炫狂霸拽”的眼神,没出息地一阵腿软,完了完了,上回在酒店里也是这样。


他伸过另一只尚且自由的手去摸李熏然的额头:“那个那个,李熏然你这症状可能是精神分裂啊。”李熏然没吱声,嘴角浮起一丝蔑笑,唬得赵启平背上一凉,气性立刻上来了,“李熏然,说话!”


李熏然的脸贴在他耳朵根上吹气:“做全套和在脸上画乌龟二选一。”


赵启平咬着下嘴唇,一蹬膝盖,被他早有防备地摁回门上,顿时气得炸毛:“滚蛋,休想!”


李熏然上手就解他皮带扣,赵启平卯着劲跟他抢,扑腾得跟砧板上的鱼似的。


“没有小情人,没有约会的帅哥。”李熏然犯规抢跑顺着赵启平的脊柱线往下摸,揉他后腰上下陷的小坑。


赵启平瞪圆了眼睛“哎哟”一声,软了劲。


“赵启平,我喜欢你。”李熏然松开他收回手,端正着脸,严肃又认真,眼睛里有缱绻的光,“我喜欢你很久很久了。你能不能大人不计小人过,给我一个追求你的机会?”


赵启平愣了两秒,脸上骤然绽出心满意足的笑容,扑上去搂住人,心情有点儿小激动。


李熏然一告白完就变回了纯良的怂样,忐忑着捅他脊梁骨:“平平,你这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啊?”


“不许画乌龟,不许三秒射,不许精分鬼畜,我让你快你就快,我让你慢你就慢,我买安全套,你买润滑剂,房费平摊。”


“没问题,都听你的~”


“不许在寝室!李熏然你给我住手!哎哎哎!”


“没事儿用我的床,床单也我洗~”




“所以……”安迪摸着下巴打量少男怀春,容光焕发的赵启平,“李熏然说的没错,只要是个男人都经不起刺激啊。”


“什么?!”赵启平出窍的魂儿归了位,四周围埋头苦读的人不约而同地抬起脸瞪他一眼。他一把拿起课本遮住脸,戳出一根手指狠铁不成钢地指着安迪,“安迪小姐,这么说你和李然然合伙套路我啊!”


安迪摊摊手,压低了嗓门:“果然恋爱中的男人智商为负,恋爱中的男人都不可理喻~”

评论

热度(10)

  1. 安素一MissC_kkw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