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素一

【杜方】来,亲一个

致力于放飞自我的小甜饼:


warning ooc


倒霉爱神的设定


很久很久很久以前写了一半,良心不安觉得应该结个尾,可以说非常有病了



 


01


分数这件事,七分靠打拼,剩下的基本天注定。


比如方孟韦,背哪道考哪道。


再比如杜见锋,哪里不会考哪里。


 


考试前毛利民拿着老师给的范围戳一下他:“老杜,你觉得哪几题必考?”


杜见锋拿着讲义仔细斟酌,深思熟虑之后圈出来几道。


 


毛利民:得嘞,这几道就都不用看了。


 


02


学校后门有条小吃街,离宿舍楼倒是挺近,就是可惜后门常年锁着,绕一大圈出去吃宵夜吧,吃完回了又饿了。


翻墙其实也行,可是吃饱了动作有点迟缓,有崴脚和划破裤子之虑。


也不知道是哪位仁兄这么厉害,愣是把铁栅子绞断了两根,身材只要不是太离谱,都可以自由出入。


 


方孟韦一手端着碗糖芋苗一手提着袋烧烤,面无表情的看着堵着自己出入口的人。


杜见锋困难的拧着脑袋从他的脚看到长腿,再到腰——啧,腰细的呀——脑袋实在是抬不起来了:“同学,搭把手。”


“手没空。”


“你他……你就不能换到一个手吗?”


“糖芋苗会洒出来。”


“这位同学,你还有没有同学爱了!”


方孟韦嫌弃的撇了撇嘴,把烧烤用左手小指勾着,打地鼠一样把杜见锋的脑袋往外狠狠推了一下,路终于给让出来了。


 


“同学你哪个系的,我好去谢谢你。”脑门有点红、自尊心有点受损的杜见锋笑得和蔼可亲。


“不用了,我们红领巾做好事从不留名。”方孟韦谦虚的摆摆手,提着自己的宵夜不带走一片云彩。


 


杜见锋:你这年龄都要退团了好吗,红领巾你大爷!


 


03


脑袋被门夹只不过是杜见锋生活里再平凡不过的一件小事。


人呐一旦倒霉惯了,遇到什么事都不觉得奇怪了。


比如杜见锋。


玩飞行棋好容易出来个6,快到家了被人打回去。


叼着烧饼一路小跑去上课,不知道几楼的花钵子掉下来差点砸了脑袋,吓得烧饼都掉了。


做好人好事给人指挥怎么倒车,车轱辘招呼没打一个轧到他脚上。


过期不到六个小时的面包,谁吃都没事,就他肠胃炎拉到死。


 


杜见锋:老天不长眼啊!


 


04


杜见锋多年来已经被锻炼出一个类似坏事雷达的东西,在热水壶要炸开的一瞬间迅速往边上一蹦。


正好撞上了从楼上匆匆下来的方孟韦。


一般按电视剧里的发展,甭管难度系数多高,俩主角是一定要亲上去的。


他俩也确实亲上去了。


可怜在冷风里等着的方孟敖,隔着大玻璃门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宝贝弟弟被人啃了一口,然后那个手忙脚乱爬起来的大头傻子踩着自己热水壶里流出来的那摊子水,脚一滑又把方孟韦给扑倒了。


脑袋磕在瓷砖地上一个脆响。




谁特么发明的“眼冒金星”这个词,方孟韦寻思,说的真特么对!


 


杜见锋吓得不轻,赶忙从方孟韦身上挪开,抱起人刷了卡就往外冲。被门砸在脑门上的方孟敖愣了两秒跟在后面追,一面追一面喊:“你他妈哪个系的,老子扣死你德育分!”


纪检部长,职业病。


 


05


凌校医很冷静,校医院现在床上还躺着一个洗脸的时候摔了一跤把脚崴了的小卷毛,现在的孩子呀,就是毛毛躁躁。指了指空着的那张床,示意杜见锋把人放上去。


“应该没事,不过怕有脑震荡。”


杜见锋在旁边拉着方孟韦的手一个劲的道歉:“孟韦对不起啊,我从小就倒霉,但一般都只我一个人倒霉,没想到这次连累你了。”


“放开!你跟谁套近乎呢!哪个系的!”


“你闭嘴。”杜见锋回头吼了一句,转过来对着方孟韦细声细气,“孟韦啊,你要哪里不舒服一定要说啊,你可不能一个人忍着啊。”


“我没事,躺一会儿就回去,你可以走了。”方孟韦被他吵吵得想吐,抽回手赶小狗一样。目光略过杜见锋,看向还沉浸在“除了我爸居然还有人敢吼我”状态里的方孟敖,“哥,你也早点回去吧。”


 


06


神经粗的堪比下水管道的杜见锋一直到第二天中午,打饭时阿姨手一抖,他餐盘里肉多土豆少、并且没有一块姜的时候才意识到事情似乎不太对。


老子这他妈是,转运了?!


 


隔条马路的方孟韦穿着新鞋脚一滑,刺溜一声顺着草坪掉进了学校的人工湖里。


 


07


杜见锋甩掉了坏运气眼看就要迎来人生巅峰,走在路上脚下带风,头毛昂扬意气风发。


方孟韦脚下几个踉跄顺利站到他跟前:“喂,就是你偷了我的运气。”


“你在说什么?”


“上次你亲了我,把我的运气偷走了。”


“???”


“所以我要再亲你一下把运气拿回来。”


 


杜见锋挠了挠头,闭眼噘嘴:“来呗。”


方孟韦火速亲了他一下正准备撤退,被某痞子抱住又亲了一下。


“小美人,你可能还得再亲我一下。”


 


08


纪检部方部长看着自己的宝贝弟弟跟人在去食堂的必经之路上亲的不可开交,手里的笔快把本子划烂了。


怎么又是你这个大头傻子!


 


09


“老板,一张刮刮乐。”杜见锋连着找回来的硬币一起递给方孟韦,“你来。”


十元。


杜见锋接过钱,可怜兮兮的:“孟韦,我今天要去见阿诚哥。”


方孟韦非常自然的圈住他脖子把人拉下来亲了一下:“行了,走吧。”


 


报亭老板:每天亲亲亲,亲个屁啊。


 


——Fin




今天勤奋了吗。勤奋了。

评论

热度(2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