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素一

【蔺靖】人有再少年 番外1——宠妻无度

兔子不吃草:

正文点这里


有妹子点了景琰宠鸽主,也送给觉得结局太突然的妹子们,让我用尽洪荒之力撒个糖,不要嫌齁啊,自己点的糖,哭着也得咽下去!


===================================


大婚第二日,按礼新封的靖王和王妃要入宫谢恩。


萧景琰强撑着酸麻的腰身爬起来,幸而身上已经被蔺晨收拾得清爽,穿好了中衣,于是便要唤人进来服侍。


谁知没骨头般瘫倒在床上的蔺晨忽然坐起,勾住他的腰,另一只手堵住他的口,用手指在唇瓣上摩挲,不满地嘟囔:“不准唤人来,我服侍你更衣!”


萧景琰耳后红了一大片,回头瞧着蔺晨披散在雪白中衣上的墨色长发,眼尾晕开的胭脂,还有略微敞开的衣领中露出的精巧锁骨,不由点点头,自家王妃这个样子,确实不适合给别人看。


蔺晨哪里是会伺候人的主,两个人腻腻歪歪穿个衣服穿了半个时辰。系上腰间的玉佩,蔺晨打量起自家王爷,见他芝兰宝树,丰神如玉的模样,满意地凑到嘴角亲了亲:“好了,王爷,妾身服侍得可好?”


萧景琰红着脸,理了理领口,幸而这礼服捂得严实,脖颈上的红痕掩盖得倒好,只是眼角眉梢的餍足慵懒却怎么也藏不住了。


门口的下人再也等不住了,只能小心翼翼地催促道:“王爷,王妃,再不入宫就误了时辰了。”


萧景琰不愿蔺晨再受一遍缩骨之痛,何况没有扇子遮挡,男子的五官轮廓也不好掩饰,而蔺晨也无意去见萧景琰那刻薄的爹,索性就由替身出场。这位替身姑娘出身琅琊阁,机警忠心,最难得的是眉眼间和蔺晨有五分相似。


萧景琰见收拾妥当了,把衣冠不整的蔺晨又按回床上,柔声道:“你再睡会儿吧。我很快就回来。”言罢转身要去开门。


蔺晨一把抓住他的手,委屈道:“景琰,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你昨晚才答应我的!”


萧景琰愣了一下,似是想起了什么,脸刷地红了,扭捏了半晌,伏下身在蔺晨唇上亲了亲,道:“我出门了。”


蔺晨笑眯眯挥挥手:“早去早回!”


话说啊,每天出门归家都要亲亲,这是谁家的规矩啊?!


再说,这还只是昨晚蔺晨趁他意乱情迷时逼他答应的三百七十八条家规之一……


 


林殊一大早就在静嫔宫中等候,满心焦虑地想看看萧景琰成亲后是否一切安好。


当拜见过帝后的靖王携着王妃走进芷萝宫的时候,林殊惊讶的发现,昨天还心如死灰,行尸走肉般的好友今天居然春风满面?!


这是什么情况?纵使林殊聪明绝顶,也想不明白了。难道洞房花烛居然还有起死回生的作用?他要不要早点去跟霓凰把亲成了?


眼见着萧景琰带着新晋的王妃,向静嫔请安行礼,起身落座,行动间虽不十分亲密,但也看得出萧景琰对这位新王妃很是尊重照顾。


这是什么情况?林殊简直要怀疑自己的记忆出了问题。明明昨天之前萧景琰还为了蔺晨伤心欲死,今天就跟别人举案齐眉相敬如宾了?


倒是静嫔见儿子和新妇相处得还不错,心下颇为安慰,好好勉励了二人一番,要他们互敬互爱,好好过日子。林殊也顾不得什么男女大防,紧紧盯着两人面上的表情打量,见两人都是一脸的恭谨和适意,萧景琰甚至还有几分羞涩。


林殊视线落在这位靖王妃脸上,呆了半晌,忽然福至心灵:这位王妃,眉目间分明和蔺晨有几分像啊!萧景琰肯定是因为这样才对这个新王妃有些满意的!


林殊觉得自己真相了!


等到两人起身告辞后,林殊追了出去,看见前面并肩而行的两人,冲上去一把勾住萧景琰的脖子,在两人惊诧的目光中,讪笑着道:“弟妹,我跟景琰说两句话啊!”


言罢不待二人反应就拉着萧景琰远远躲到树后。


萧景琰挣开他的手,暗暗揉揉腰,他饱经蹂躏的腰在努力挺直了大半天后本来就酸疼得厉害,被他一拽,现在简直是不堪重负:“干什么干什么,神神秘秘的?不能好好说话啊。”


林殊一听他连说话的语气都恢复了往日的轻松,于是越发肯定自己的猜测,他面带同情地看着萧景琰,拍拍他的肩,深深叹了一口气:“景琰,你,哎!”


萧景琰:“???”


林殊吸了口气,平复了下心情,语带深意:“不管怎么说,这也是缘分,你要好好过,以前的事,就别太纠结了。若是心里实在憋屈,别忘了还有兄弟我!”说罢就转身离开,留下一个潇洒无比的背影。


萧景琰被他一脸的义薄云天搞得莫名其妙,摸着后脑勺想了半天,最后放弃了:算了,管他呢,还得回家陪王妃呢!


林殊本以为,萧景琰在新任的妻子身上找到一点蔺晨的影子,心里应该不那么难过了,日子总算过得下去才对。哪想到,哪里是过得下去,简直是过得太好了……


新婚第二日,金陵城里有人看见靖王殿下在百味斋打包了三大包点心给王妃。


新婚第四日,休完婚假回兵部上班的靖王一改往日的勤勉,不等下衙就偷溜回家陪王妃。


新婚第七日,靖王府的仆婢都被谴出主院,不准近身服侍王爷王妃两人。


新婚第十日,有人看见靖王府的管家偷偷摸摸去订做了一张超大的步摇床。


…………


不到一个月,金陵城里人人都知道靖王夫妻新婚燕尔,感情甚笃。


 


终于等到休沐日,早就坐不住的林殊迫不及待地跑到靖王府,想看看萧景琰到底是怎么回事。宠妻无度这种事,完全不像萧景琰的风格啊,更何况移情别恋?


靖王府的下人都认得他是王爷的好兄弟,也不用通报,就放了他进门,还没走两步,就碰见萧景琰在花厅里跟管家说话,背对着门口,没看见他。


萧景琰将手里的檀木盒子郑重交给管家:“这是王妃前些日子要的天山雪莲的种子,我要出门一趟,你给他送过去。”


管家殷勤道:“是。”


萧景琰想了想,又道:“还是等一会儿再去,他现在怕是在午休,你们别扰了他。”


管家:“是。”


萧景琰又想了想:“还有,他非要自己亲手种,你们先去把花园里的地整好,不要让他做这些粗活。天气热了,你们把冰饮和果盘备好,免得他种花的时候中暑。”


管家:“……是。”


萧景琰再想了想,嗯,终于想不出来了,点点头道:“行了,就这些,我出门一趟。”


管家:“王爷你这是去哪啊?一会儿王妃醒了怕是要找你。”


萧景琰一笑:“百味斋的玫瑰百合酥一天只出一炉,王妃从昨天就念叨着了。”


管家忙伸手拦住:“王爷,不如小人去买吧。”开什么玩笑,比起在家伺候王妃,他宁愿去排队买点心。


萧景琰摇摇手,带着点甜蜜的烦恼:“不用,他要求多,我怕你们说不好。还是我去吧,很快就回来。”


他一转身,这才看见站在门口满脸呆滞的林殊。


萧景琰挑眉:“咦,小殊,你怎么来了?”


林殊抹了抹脸,强自振作:“我来看看你。听说你跟弟妹相处的不错?”何止是不错,简直是腻歪得要闪瞎眼了好么。


萧景琰赧然一笑,总算还没有没义气到抛下好友出门去给老婆买点心:“你也好些时日没见他了吧?我带你去见见。”于是拉着他往主院走。


林殊心想,这是干什么?萧景琰已经丧心病狂到见到一个人就要炫耀一下老婆的地步了?再说,什么好久没见,明明前几天才在宫里见过好么?


不顾林殊丰富的内心戏,到了主院门口,萧景琰停下脚步:“你等等,我进去看看他醒了没有?”


林殊打个哈哈:“那个啥,虽说咱俩好兄弟,没啥避忌,但是让我进弟妹的房间总归不好吧?”


萧景琰有生之年终于看见了一向自诩聪明绝顶的林殊一脸懵逼和尴尬交杂的表情,不知为何觉得神清气爽。他憋着笑推开房门,瞧见蔺晨正好撑起身子,坐在床边揉眼睛。


萧景琰一笑,倒了杯茶递过去,又伸手帮他理理散乱的长发:“我吵醒你了?今天怎么睡得这么短?”


蔺晨一把抱住他的腰,委屈地蹭蹭:“金陵太热了,睡都睡不好。”


萧景琰有些心疼:“我让他们再多送些冰来。”


蔺晨不满:“你又不陪我午睡。”


萧景琰好笑:“两个人睡不是更热?”


蔺晨把手伸进他的衣袖:“那不一样,景琰身上凉凉的,一点也不热。”


萧景琰想到林殊还在门外,十分不好意思,忙推开他:“小殊来了,一起聚聚吧?”


蔺晨被打扰了两人的独处时光,很是不情不愿:“他不是被关在宫里读书吗?怎么给放出来了?”


这句话声音有点大,林殊在外面听到这似曾相识的语音,觉得自己一定是最近受的刺激太多,幻听了。


萧景琰扬声道:“小殊,进来吧。”


林殊恍恍惚惚进了门,就见一身白衣,没骨头一般靠在景琰身上的那个人,不是蔺晨又是谁?


林殊五雷轰顶,目瞪口呆:“你,你,你怎么混进来的?”


蔺晨优雅地翻了个白眼:“什么混进来的?这就是我的房间好不好?”


林殊下巴都合不上了,伸手指指萧景琰,又指指蔺晨,半天说不出话来。


萧景琰看他一副呆若木鸡的模样,在腹内暗笑了一会儿,终于好心上前给他解释了起来。


等林殊终于消化了蔺晨就是靖王妃这个事实,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被两人拉到街上了。


看着前面并肩而行的两人,玉白色的广袖和正红色的袍服连在一起,挡住了相牵的手,两人不知道说了什么,转头对视,朗然而笑,一人风华无双,一人温润如玉。


从相识相知,到携手同行,短短数月光阴,却无端端让人从他们身上看见了长路漫漫,岁月悠悠,莫不静好。


林殊看着萧景琰眼中泛起温柔的笑意,终于也忍不住欣然一笑,紧走几步跟上他们的脚步:管他什么世俗礼法,皇家颜面,纵有千难万险,风刀霜剑,他愿意守护好友此刻的笑容。


“哎呀,又饿又热的,景琰,我们去醉月楼坐坐。”蔺晨戏谑的声音响起,“林殊,去百味斋买些点心来,记得,我要玫瑰味儿的酥饼啊,别搞错了!”


刚才还满心欣慰一腔豪情的林小将军满头黑线:他错了,他真的错了,他简直太天真了,这家伙分明是个祸害啊!怎么能放任这样的人留在天真的景琰身边呢?他要收回自己刚才在心里下的决定!!!


萧景琰好笑地看着瞬间黑脸的好友,毫无诚意地拍拍他的肩,安抚了一下快要炸毛的情绪,又帮蔺晨理了理黏在汗湿后颈上的长发,笑道:“还是我去吧,你们先上楼去坐着。他哪里知道你要荤油的还是素油的,要黑芝麻还是白芝麻?”


蔺晨笑眯眯点头,趁人不备,飞快地凑到萧景琰耳边,压低声音:“夫君,你对我真好。”


==================================


好吧,我承认,我自己都腻歪到了。


好啦,接下来还有几个番外,基本都是婚后日常,现在确定下来的有几个,大概会有殊凰的感情线,还有蔺苏(蔺林?)的友情线,回琅琊阁见老丈人什么的。点梗继续开放,大家请不要客气!

评论

热度(262)

  1. 安素一兔子不吃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