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素一

【虫铁】三次成真。(一發完)

Peter_Donuts_Parker:

──





他們說,若是被幸運女神親吻了三次,你將能夠實現願望。




──





僅將此文獻給喜歡蟲鐵的大家,希望大家都可以願望成真。


覺得自己越來越抓不準角色的個性了……若有哪裡不對勁還請溫柔告知,歡迎抓蟲/


人物屬於漫威,OOC屬於我/依舊是甜文,喜歡吃糖的小夥伴們快衝啊!!!




CP:虫铁/蟲鐵/蜘蛛鐵






以下正文。






──




  Peter必須承認,那一次他稍微說了些謊。

  「Mr.Stark,我想我需要你的幫助……」他說,對著面前正在虛擬螢幕上頭戳戳點點的小鬍子男人,還配合著有些可憐兮兮的語調微微皺起眉。
  「Hey睡衣寶寶,別露出那樣的表情,有什麼事情是我Tony‧Stark做不到的?儘管說就是了。」停下手中檢查到一半的實驗數據,Tony轉過身看見的就是少年愁眉不展的表情,還以為對方真的遇到了什麼大問題,趕緊出言安撫。
  連他自己都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他總是沒有辦法拒絕Peter那水汪汪的眼神。

  「是這樣的……Mr.Stark也知道,我最近就要考試了,而且是相當重要的考試,因為Mr.Stark是我認識的人裡面最聰明的那個,所以我、我想要Mr.Stark的祝福!」他有些緊張的說完,將深褐色的雙眸對上對方滿帶擔憂的目光,表情裡頭帶著的是大部分的小心翼翼還有一小部分的期待。
  「……就這樣?」原本以為會聽到什麼世紀難題的Tony很明顯的楞了下,在得到少年表示肯定的點頭之後,還過了一會兒才反應過來:「好吧,所以你需要什麼?一張簽名照?我用過的筆?還是當初我在MIT的時候寫的筆記?……話說回來我有過這種東西嗎……?」
  「呃……Mr.Stark,我不需要任何物質上的東西。」將還在叨叨絮絮的那人注意力拉回自己身上,Peter咽了口口水,然後才緩緩開口:「我只需要……一個吻。」
  「一個……啥?」「一個吻,Mr.Stark,就像Aunt May每次會給我的那樣……」在Tony有些驚訝的表情之下Peter慌忙的開始解釋,這才看到對方原本有些古怪的表情稍微緩和了一些。
  「好吧,誰叫Tony‧Stark總是那麼大方呢?過來吧,Kid。」他想了想這也的確說的通,少年一直都在嬸嬸有些過度保護的狀況下保持著一定程度的天真長大,而他想要在這樣重要的時刻討要一個祝福,尤其是一個十五歲就考上MIT的天才的祝福,這相當合理不是嗎?想到這兒Tony張開雙手,朝著矮上自己一些的Peter走過去:「你的嬸嬸都把祝福留在哪兒?讓我也來上一下吧。」
  「臉、臉頰上……」看著朝自己走過來的Tony,他不自覺的紅了臉,面前的男人僅僅穿著一件方便工作的黑色背心跟鬆垮的工作褲,身上還沾了些或許連自己都不知道的黑色油污,看起來卻格外可愛。而隨著兩人的靠近,Peter強化過的感官甚至可以聞到對方身上淡淡的香味,儘管這樣形容一個大男人或許很奇怪,但那就像是被陽光照耀著的小雛菊一樣,聞起來溫暖又香甜。
  「那麼,祝福你,Peter。」Tony行貼面禮的時候都會習慣性的閉上雙眼,這點Peter是觀察並且確認過的,所以他趁著對方湊上來的瞬間稍微轉過了頭,讓那個吻落在自己的嘴角上。

  「謝謝你,Mr.Stark,我收到你的祝福了。」兩人拉開距離之後Peter再也止不住自己的笑意,他也在對方的臉頰上回了一吻,這才轉身拿起自己收拾好的書包走出工作間。
  「……。」反而是沒想到會收到回禮的Tony愣在原地,過了會才反應過來似的紅了雙頰,一邊叨唸著:「現在的年輕人……」一邊回頭去工作。




──




  第二次發生的時間距離第一次並不遠,唯一可惜的是Peter不確定這次到底是不是他在作夢。

  那是畢業舞會之後的派對,作為一個全學年最高分並且是確定入選MIT的畢業生,Peter那晚得到了他從未有過的諸多禮遇。
  以往總笑他是宅男的那些大個子瞧見他會冷哼著撇過頭但也沒來找麻煩;曾經拿他名字開玩笑的同學更是不敢出現在他面前;而那些總是對他看不上眼的女孩們會看著他吃吃竊笑,她們直到現在才發現他收拾好髮型並且穿上正裝之後看起來多了一份以前沒有的英俊挺拔,被西裝包的緊緊的身軀隱隱約約還可以看見肌肉的線條,與之前那書呆子的形象大相逕挺,而她們喜歡這個。
  「給你,帥哥。」直到手中被塞進一杯雞尾酒Peter才回過神來,他轉頭看向今晚第十九個(或者其實是第二十個?)來向自己搭訕的女孩,一頭捲捲的金髮,濃密的睫毛以及水汪汪的綠色眼眸,她朝他眨了眨眼,但他腦海中閃過的卻是:我好像還是更喜歡棕髮一點……嗯、或許不只一點。
  「謝謝。」但Peter向來不懂得如何拒絕女孩兒的好意,所以他舉起酒杯放到唇邊啜了一口,心裡默默數著這已經是他今天入口的第幾杯酒了。
  「你的舞伴呢?」她看見遞到對方手上的酒被接受,揚起了淡淡的笑容,便也大膽的靠到了他的身上,繼續搭話。
  「嗯她……她有點累了,去找東西吃,我在這裡等他。」鑒於他在上一個前來搭訕的女孩問出同樣的問題時給了誠實的答案,結果接下來被纏了足足半個小時,Peter覺得他還是撒點無傷大雅的小謊吧。
  「那麼,你不趁著這個空檔請我跳支舞嗎?」她甚至已經伸出了手,卻在三秒過後發現對方根本沒有想要牽起自己的意思,Peter的目光在會場中四處搜尋,一直到發現他找尋著的身影時才忍不住一口將雞尾酒喝乾,然後快步離去:「抱歉、我去找人。」

  沒有理會被自己扔下後愣在原地的女孩,他直直往宴會廳的角落走去,那兒有一組休憩用的沙發,而這會兒正坐在上頭的小鬍子男人還笑著在跟一旁的女孩搭話。
  今日的畢業舞會,不知道是否受到校方邀請還是其他緣故,Tony竟然也出現在了現場,他站在樂團表演的舞台上簡單的說了幾句致詞,便將時間還給畢業生們去狂歡,自己退到一旁與幾位教師開始聊天,也是從那刻開始,Peter的目光就沒有從他身上離開過。
  但是他更沒有料到的是,連舞會過後的這個派對Tony都會跟著一起來,有些怪異的感覺讓Peter皺起眉,更加大步往對方落腳的沙發那兒走去。
  「Hey,Peter。」注意到少年的到來,Tony露出笑容,招手示意對方坐到自己身邊,或許是因為喝酒的緣故,他的雙頰上有些淡淡的粉紅,配上那宛如蘊藏著星辰的蜜糖色雙眸,真的是好看極了。
  「抱歉,我跟Mr.Stark還有些事情要聊。」他並未聽話的坐下,反而是朝著坐在Tony另一邊的女孩這樣說道,並且在對方小聲抱怨的同時保持著認真的表情不肯妥協,兩人就這樣堅持了一會兒,直到Tony對女孩揮了揮手,她才心不甘情不願的離開。
  「今天玩的開心嗎?有沒有遇到什麼喜歡的女孩?」等到Peter終於聽話的坐下,他自然的將手搭在少年的肩膀上,看起來有些隨興的問著。
  「嗯……比原本以為的還要有趣。」雖然大部分的原因都是因為你意料之外的出現。在心中小小聲的嘟噥著並且下意識地忽略掉第二個問題,Peter轉頭將臉埋進Tony的頸窩蹭了蹭,右手從背後環過對方的腰,把突然有些愣住的億萬富翁往自己的懷中拉得更近。
  「Peter?」「我不喜歡Mr.Stark跟別的女生聊天的樣子……」沒有第一時間的拒絕讓少年的動作更加得寸進尺起來,有力的雙手緊緊扣住Tony的腰不讓他掙開,並且開始在他的脖子上落下輕吻。
  「你這是吃醋了嗎?」他還試著想要開玩笑將這個話題帶過,對方卻沒有領會他的意思將話題延續下去,Peter只是低聲說了句他沒有聽清的話,接著居然開始試著在他脖子上留下吻痕。
  「Kid,你喝醉了?」將那顆毛茸茸的並且正在作亂的腦袋硬是從自己的頸間拉起來,Tony對上的是一雙已經有些迷濛的眸子,以及泛紅到有些不正常的雙頰。
  「我沒有,Tony,我還看的清你的樣子……」在對方還來不及說出更多話以前,他已經忍不住湊上前去吻住Tony,那精緻的唇上還帶著方才喝酒時留下的水光,隨著說話的動作一閃一閃的就像是在撩撥他僅剩不多的耐心,於是Peter不做多想的直接吻了上去,並且遵循著本能將舌探進Tony的嘴裡開始挑逗,期盼著能夠得到回應。
  顯然沒有預料到自己會被舌吻的億萬富翁僵住了好幾秒,直到周遭安靜了一瞬之後響起的尖叫聲以及此起彼落的快門聲將他拉回現實。

  「Peter舌吻了Tony‧Stark!!!!!!」

  這下可好。Tony掙扎著想要拉開腰間纏住自己的雙手,奈何Peter那被強化過的力量他沒有盔甲根本無法反抗,少年的吻技儘管青澀但卻熱情非凡,短短時間內已經將兩人共有的氧氣消耗的差不多,甚至開始試著將手探進他的襯衫下擺裡頭,逐漸消耗殆盡的理智讓原本溫柔的動作開始變得有些粗魯。
   Tony嘆了口氣,放棄掙扎之後開始回應起對方唇舌間的攻勢。得到回應讓Peter滿足的放鬆了原本躁進的情緒,他稍稍往後退,試著想看清對方的表情,卻在看見那雙蜜糖色的大眼也同樣盯著自己時稍微愣了愣,接著後頸便傳來一陣刺痛。

  然後他就啥也不記得了。



──




  再次醒過來,Peter發現自己躺在一張柔軟的白色大床上,他摀著還有些陣陣發疼的後腦,滿腹困惑的從床上坐起身,一邊試著回想起自己昨晚是如何失去意識以及在那之前自己做了些什麼事情。
  「午安,Mr.Parker,現在是下午一點四十八分,廚房備有您的午餐以及解酒液,建議您於吃飽過後服用,將會對您現在的身體狀況有所改善。」Friday的聲音適時響起,解開了Peter關於現在自己身處何處的疑問,他低頭檢查,發現自己身上傳來淡淡的沐浴乳香味,身上的衣服也已經不是舞會上的那套西裝,而被換成了輕便的領衫與休閒褲,一定是有人在他失去意識之後將他帶回Stark大樓並且替他打理乾淨。
  「Friday,請問你知道昨天晚上我怎麼了嗎?」「Mr.Parker,您昨晚攝取了過多的酒精,並且Boss猜測您喝的第十五杯酒裡頭被加入了微量的藥物,導致您的行為到後來有些脫序。」他原本緩慢地想要從床邊站起身去浴室梳洗,卻在聽見女性AI的回答之後直接左腳拐右腳摔倒在地,儘管鋪了厚厚地毯的柔軟觸感減緩了大部分的疼痛,他還是疼得有些結巴:「藥、藥物?!什麼藥物?!!」
  「那是在夜店以及所有類似場所當中相當常見的,會引發情熱反應的藥物。」AI的語調平穩,Peter卻聽得臉上一陣青一陣白,慌忙地繼續追問:「我、我有做了什麼令Mr.Stark困擾的事情嗎?」他有相當的自信自己如果被下藥了也只會對Tony有反應,不對不對不對,這算什麼自信!!而且Tony也絕對不會任由他胡來的……對吧?對吧?!
  「……。」但Friday卻罕見的沉默了一會兒,不承認也不否認,只淡淡地回應:「最後Boss替您注射了微量的鎮定劑,並且通知Mr.Hogan一起將您帶回了這裡。」
  「……我可以去工作間找Mr.Stark嗎?」他抱著最後微弱的期待可憐兮兮地問道,希望可以當面將昨天的事情解釋清楚。

  「抱歉,Mr.Parker,您在Stark大廈裡頭的最高權限仍然有效,除了進入Boss工作間的權限被拔除之外,其餘的需求我將一如以往的為您服務。」Friday的聲音從面前的小視窗裡響起,螢幕中的Peter像極了被主人拋棄的小狗狗,聽見回答之後垂下了雙耳,閃著水汪汪的大眼一路垂頭喪氣的拖著腳步走進浴室去梳洗。
  螢幕外的小鬍子男人嘆了口氣,面前是佔滿視線的實驗數據及各種3D圖板,但他卻怎樣都沒有辦法靜下心來好好工作,視線緊盯著少年又從浴室拖著身子步履緩慢地走進廚房開始吃自己替他準備的午餐。
  「Boss,請問需要我替您轉告Mr.Parker您也很擔心他嗎?或是您需要恢復Mr.Parker進入工作間的權限?」看著自家Boss像個偷窺狂一樣的透過鏡頭監視對方,Friday忍不住出聲詢問,卻不知怎地把對方嚇了一大跳。
  「什麼?!不!!誰說你可以把Daddy的隱私透露給別人知道的?壞女孩!!」Tony倏然紅了臉,下意識的伸手摀住昨夜被留下吻痕的脖子,慌張的關掉螢幕然後一路跌跌撞撞的搭乘工作室內的電梯衝回自己的臥室。




──




  再次見面的時候,已經是兩個月過後了。
  這段時間不管Peter何時過來大廈,或是用什麼名目過來尋找Tony的幫助,總是會被Friday用各種理由給擋在工作室的門外,於是少年悲慘的發現,自己被心上人給躲著了。

  而事情的轉機來自於一群從傳送門裡跑出來作亂的外星人入侵,他們人數眾多、武器精良,而戰爭機器因為遲遲得不到軍方的命令無法上線作戰,美國隊長、黑寡婦以及鷹眼都在前幾天接到了神盾局的任務而離開紐約,Thor回了阿斯嘉德,然後Dr.Banner去了緬甸。僅剩的Vision被派去關閉不知道藏在哪裡的外星傳送門,在外星人的圍攻之下漸漸不支的鋼鐵人最終還是按下了通訊按鈕,讓另一頭蜘蛛戰衣裡的警報器大聲響起。
  Peter沒花五分鐘就到了現場,他來的路上原本還戰戰兢兢的不知道該如何開口搭話,卻在抓著蛛絲盪過最後一個轉角發現Tony被一群外星人尾隨在後不斷攻擊時,就頭腦一熱啥也不想地衝上去協同作戰了。

  「做得好,Spidey。」在Peter用蛛絲糊住其中一個外星人的臉,並且將他丟到一群正在集火鋼鐵人的同夥身上時,終於聽到久違了兩個月的聲音。
  「Mr.Stark!你還好嗎?你知道嗎當Karen跟我說你需要幫助的幾分鐘前我剛好從電視裡頭看見外星人入侵的新聞,已經先把衣服換好了,所以才能來的這麼快!Mr.Stark你還好嗎?有受傷嗎?接下來就交給我吧!」他興高采烈的打開蜘蛛裝內置的通訊系統,那是只連接著Karen跟Friday的訊號,其他人沒有辦法加入的頻道,接著便是有些興奮過度停不下來的話語從他嘴裡成串跑出。
  「Hey,冷靜點,Peter,別興奮過度了。」許久沒有聽到少年朝氣蓬勃的聲音,Tony也不自覺地彎起嘴角,卻仍是言語提醒著對方別太過躁進與輕敵,並且保持專心:「專心在任務上,有什麼話等等再說。」
  「Yes sir!」歡快地回答過後,Peter離開了原本與Tony一直保持一段距離的位置,移動到另一處外星人聚集的地方去抓捕他們。

  『Mr.Stark,我已經找到傳送門,現在開始關閉作業。』
  不知過了多久,Vision的聲音終於從公用頻道上傳來,仍在紐約市內苦撐的兩人同時鬆了口氣,他們已經盡量在戰鬥中將範圍壓縮到一個街區內了,四處都是被擊倒或是被蛛絲捆住的薑紫色大腦怪(Peter的原話),然而卻還是有十數個外星人聚集起來成為隊伍與他們頑強抵抗。
  「Mr.Sta……!!」偷空休息了會將急促的氣息稍微喘勻,Peter正想詢問Tony是否有任何計畫,蜘蛛感應卻以從未有過的激烈程度大聲鳴叫起來。

  他轉過頭,看見Tony背後不遠處的瓦礫堆中藏了一小隊負傷的外星人,牠們組合了一把比人還要高的巨型槍械,正對著鋼鐵人的背後。
  不可能沒事。蜘蛛感應上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機程度,Peter知道,就算是Tony的盔甲也不可能完全擋住這一擊了。

  而他來不及有任何的猶豫,身體的反射動作贏過了腦袋中的思考速度,再度反應過來的時候,自己已經擋在了Tony的背後,胸膛受到的重擊讓口鼻湧出一陣血腥味,作用力讓他狠狠撞在背後的鋼鐵盔甲身上,接著往下掉去。

  「Peter────!!!!!!!」




──




  他一向都不太喜歡醫院的氛圍,因為過度敏銳的感官會讓他感覺到許多事物。
  Peter還未睜開眼睛,就可以聽見四周糊成一團的聲音;氧氣罩隔絕了外頭的空氣,他卻還是可以聞到消毒水的味道,他試著想要移動,卻被胸腹間傳來的劇烈疼痛給阻礙了動作。
  他最後能做的只有勉力撐開沉重的眼皮,在一片色彩斑斕的模糊塊狀帶來的暈眩當中又眨了幾次眼,才有辦法將面前的景象看清。
  意料之內的純白一片,自己正躺在正中央的病床上頭,床邊佇立著許多台監控儀器,在靜謐的病房裡頭響著微弱的嗶嗶聲。
  他試著將手舉到胸前想要確認自己到底傷的多重,試了幾次之後卻發現手沉的連抬都抬不起來,原本以為是傷勢過重或是麻藥未退所致,轉過頭去他卻發現自己的手正被另一隻手給緊緊握住。
  那是Tony正趴在床緣處小睡,Peter稍稍側了頭,發現對方微捲的棕色短髮被壓到胡亂四翹;明顯有些紅腫的雙眸,以及雙眼下方的黑眼圈──即便在睡夢中,緊皺的眉頭也沒有鬆開來,一向修剪精緻的小鬍子此刻卻略顯凌亂,顯然已經數天無心打理。
  是因為他嗎?眼前的人面容憔悴卻讓Peter隱藏的心思再次燃起了小小的希望,在被躲著的這兩個月中他不是沒有想過Tony是否是察覺到自己太過明顯的心意所以才想要避開他,但是連試著告白都沒有就被如此婉拒也著實讓他感到強烈的不甘。只是看到眼前的景象,讓他心緒動搖,想著或許可以再試一次。

  試著動了動被緊握的右手,Peter幾乎是使盡吃奶的力氣才有辦法在身體虛弱的狀況下做出下一個動作──他使勁捏了捏Tony的手,讓對方從淺眠中直接驚醒過來。
  「Peter!感謝老天你終於醒了……你還好嗎?!有沒有哪裡會不舒服?!你……」他一醒過來就看見少年褐色雙眸中的汪汪水光,話到一半Tony卻怎麼樣都沒有辦法再繼續責罵對方,他沒有辦法忘掉當時自己轉過身,看見以肉體擋在自己身後的少年被重擊過後從空中下落的畫面時,他的心臟是如何驟然停止,又再次激烈的跳動起來。
  當時他根本無法控制住自己的驚慌,操縱著Mark47向下俯衝接住已經失去意識的Peter,Tony錯覺自己甚至可以透過鋼鐵碰觸到那一片滾燙的血紅,那溫度幾乎就要將他的理智燒灼殆盡。
  在公用頻道大喊著要Vision回來的同時,他連接上了Karen的系統開啟緊急療傷模式,接著將所有能源轉移到腳下的推進器,一路撞進距離戰區最近的一家醫院裡面,這才勉強穩定住了少年的傷勢。

  「Mr.Stark?」查覺到對方似乎有些陷入回憶,Peter輕輕喚了一聲,方一開口便感受到從喉嚨傳來的疼痛,乾渴的彷彿已經一輩子沒有喝過水。
  「……你知道我穿著盔甲的,對吧?」已經足夠紅腫的雙眼再次泛起水光,Tony趕緊眨了眨雙眼將眼窩那一陣酸澀給逼回去,他直到現在才鬆開手,先替對方將氧氣罩從臉上拿下,才轉身拿起床頭櫃上的水杯,就著吸管讓少年喝了幾口。
  「那是潛意識,Mr.Stark,你知道有時候我甚至不能控制我自己的反射動作。」讓水潤過的喉嚨終於好受了些,Peter歪了歪頭,再次將自己的眼神對上對方那雙還泛著水光的眸子。
  「既然你已經醒來了,我這就去叫醫生……」「Tony。」他感受到Tony那瞬間眼神裡的動搖,及時阻止了對方站起身想要離開的動作,僅能微微動作的手指勾住了對方左手的小拇指,輕輕搖了搖。

  「Tony,我想我需要你的幫助。」再次用上那有些可憐兮兮的語調,卻將一直以來的尊稱給換過了,Peter說出了與第一次相同的台詞,帶著忐忑的心情等待著對方的回應。
  「……別露出那樣的表情,有什麼事情是我Tony‧Stark做不到的?儘管說就是了。」Tony沒有轉回身,在原地僵了一會兒,直到少年的心已經吊到嗓子眼裡了,才緩慢地回應。
  「我只需要一個吻。」原本有些緊張的笑意放鬆下來,他笑得如同得到了全世界最珍貴的禮物一樣,彷彿此刻受重傷躺在床上的根本不是自己。
  「一個祝福的吻?」他這才轉過身,Tony得緊緊皺著眉才能阻止自己丟臉的直接哭出來,他試著保持鎮靜,卻藏不住話語中的顫抖。
  「是一個愛人的吻。」而Peter仰起頭,並沒有在意對方的明知故問,只是在那雙唇覆上的時候閉上雙眼。

  「好吧,誰叫Tony‧Stark總是那麼大方呢?」




──




  『你知道嗎,Peter?如果你有幸被幸運女神親吻了三次,那麼你就可以實現一個願望喔。』

  『那我要怎麼知道她是不是幸運女神呢?』年僅五歲的Peter躺在床上,雙手揪著印有鋼鐵人圖樣的小被單,一雙褐色的大眼睛水汪汪的看著一旁在跟自己說睡前故事的Aunt May,滿懷期待的稚嫩童聲軟軟的,像極了可愛的小奶狗。
  『幸運女神不是一個人,Peter,每個人都會有屬於他自己的幸運女神,當你遇到了,你第一眼就會知道她是屬於你的那個。』她伸手撫摸男孩那一頭捲翹的棕色短髮,聲音溫柔地繼續解釋,並試著讓精力過於旺盛的孩子能夠在幾個簡單的問題過後睡著。
  『那Anut May呢?妳遇到妳的幸運女神了嗎?』溫柔的撫觸讓睡意不斷席捲而來,Peter強撐著眼皮,趕緊在自己睡著之前又問出下一個問題。
  『有啊,就是你的Uncle Ben啊。』因為男孩天真的問話而笑彎了眼眸,May回答的同時與正巧經過房門口的Ben交換了一個含笑的眼神,這才又將視線轉回Peter身上。
  『……幸運女神也可以是男的……?』他的上下眼皮已經開始打架,卻還不放棄的囈語出下一個問題,儘管語調含糊,但May卻聽得一清二楚。

  『當然可以,親愛的,只要你認為他是,他就是。』




──




  「在想什麼?」
  他被圈上自己腰間的雙手從回憶裡拉回了注意力,Peter沒有試著收起剛剛自己臉上不自覺浮起的笑意,只是側過頭去在小鬍子男人的唇上落下幾個輕吻,調整了姿勢轉而將對方攬進自己懷中,兩個人一起躺在視聽室厚厚的地毯上。
  電影早已播放完畢,他倆卻還懶洋洋的不想起身,只是依偎在那兒一同享受難得的閒暇時光,他在Tony的額上又親了下,接著將自己的臉埋進對方帶著淡淡洗髮精香味的短髮中。
  「別想這樣呼嚨我,告訴我你剛剛在想什麼?」早就習慣了青年那大型犬一般的撒嬌習慣,Tony又問了一次,原本環抱著的手轉而捏起對方精實的腰線。
  真是不公平。他偷偷嘟噥了句。

  「……Tony,你有沒有聽過三次成真的故事?」沒有錯過戀人臉上的小表情,Peter只是在心中又讚嘆了一次對方的可愛,任由那雙手在自己身上作亂的同時輕聲問道。
  「沒有,那是什麼?」沒有繼續追問下去,Tony只是挑起了眉回答青年突如其來的問題,感受到原本在自己腰間的手慢慢滑到了他的頸後,開始輕柔的撫摸。
  「它是在說,如果你能夠得到幸運女神的三次親吻,你將能夠實現你的願望。」他低頭將自己的額靠上Tony的,感受著彼此的呼吸交融,說話間還輕輕蹭著對方豐潤的嘴唇,語調帶著幾乎要滿溢而出的甜蜜給出解答。
  「……那麼你的願望實現了嗎?」似乎因為戀人的解釋想到什麼,他忍不住笑了出來,帶著滿滿憐惜的愛意拉近兩人的距離,讓雙唇直接吻上。

  「是的。」











--End--






──




補充:


我將這篇文拿給朋友看之後,才經由對方的提醒發現外國的小孩並不會因為成績優異的關係受到歡迎,不過他也說了這是我的文章想要怎麼寫就怎麼寫,所以就當是這樣吧,希望考究的各位能夠包容。




以及,開始想要試著寫蟲鐵的中長篇了,大家有沒有什麼想要看的AU呢?正劇向的自知能力太弱還沒辦法寫出來,有朝一日我會寫的(´ж`;)


希望大家可以多多留言告訴我想要看什麼樣的蟲鐵,長篇目前構思是(吸血鬼蟲 x 牧師鐵)會有人想看嗎(´・ω・`)?




如果有想看的蟲鐵梗都可以跟我聊聊喔,能力所及我都會寫的


驚覺自己廢話超多,但最後還是想問一句大家想不想看蟲鐵的…虐文…


原本誓死不寫蟲鐵刀的但是突然聽到好適合的歌(゜Д゜*)好想寫!(喂




最近好缺乏蟲鐵小夥伴啊(´;ω;`)推我入歐美坑的小夥伴不吃蟲鐵,另外一位小夥伴根本沒有看漫威只能幫我看劇情以及抓蟲,覺得寫文就是要邊寫邊被同好催促才會有動力,有沒有人可以來當我的小夥伴(´Д⊂(哭




最近遇上了一些事情,也是人生中第一次"被"遲到三個小時以上,一度卡到這篇文差點寫不完,幸好最後還是好好的收尾了,然後感謝將廢話看到這裡的大家




將這篇文獻給所有喜歡蟲鐵的小夥伴,希望大家都可以找到自己的幸運女神,並且願望成真。

评论

热度(124)

  1. 安素一Peter_Donuts_Parke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