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素一

三次Peter亲吻了Tony,一次Tony主动亲了他

有缺:

#强力OOC预警,然而我希望没有偏差太多#

三次Peter亲吻了Tony,一次Tony主动亲了他

第一次
Peter一直在思索这能否算是一个好时机。
Tony毫无防备地侧卧在工作间的小床上,Peter几乎从未见过他如此放松的样子。他柔软的棕发有些凌乱,平时眼神凌厉的大眼睛安静地阖着,长翘的睫毛投下一片阴影。眼底一片青黑,嘴角自然地下垂。
他看上去疲惫非常,但这丝毫无损于他的俊美。
Peter悄悄坐在床边的地板上,偷偷看着Tony。
Tony一直是紧绷着的,显得强大果决而无所不能。这让Peter着迷的同时却免不了有些心疼。
他犹犹豫豫地凑过去,清浅的呼吸打在Tony的脸颊上,但是Tony没有醒过来,平稳的呼吸声在Peter耳朵里仿佛是隆隆作响的强劲鼓点。
男孩儿屏住呼吸,蜻蜓点水般触碰了一下Tony的眼皮就飞快地退开了。
温热的触感一触即逝,Peter感觉自己的心跳简直要过载。
他轻舒了一口气,小心翼翼地离开了。

第二次
这绝对不是一个好时机,Peter在心里无声地尖叫,但是他克制不住自己跑向Tony的脚步。
一次完美无间的合作,毫无疑问,他们轻而易举地解决了这个小问题。
Tony在离他不远处打开了面罩,温柔地对他微笑着,焦糖色的眼睛弯了起来,眼角的细纹和上扬的唇角简直要让Peter窒息。
Peter瘫坐在地上,他的面罩有些破损,索性周围并没有人。无孔不入的记者今天奇迹般地无影无踪。
Peter在原地斟酌了一下,还是抵挡不住内心的渴望一跃而起,冲到了Tony的跟前。
男人有些惊讶地瞪大了那双过分夺目的眼睛。
Peter心一横挂在了Tony的身上,并重重在他右脸颊上亲了一下,装作是激动过头的一次亲近。
“我今天表现得怎么样,Mr.Stark?”“Tony”,Peter在心中默念。
Tony放松了下来,轻声赞许:“做得漂亮,睡衣宝宝。”
Peter高兴又失落,偷到一个吻和被喜欢的人当成一个孩子,不知道哪个更影响他的心情。

第三次
“蛋糕,完美;蜡烛,完美;晚餐,完美。”Peter碎碎念叨着,整个人焦躁地转来转去,“天哪,我现在蠢得自己都不忍直视。”
Peter绝望地把脸埋在掌心里,简直想要哭出来。
今天是Tony的生日,Peter为这一天准备了很久,他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去西点屋打工学做蛋糕,为此不得不压缩自己的休息时间。他尽可能不让Tony发现自己对他的喜好做了无微不至的调查,选择了他最爱的酒和偏好的晚餐。
然而做好了万全准备的他却万万没想到自己会恐慌到手都在发抖。
“冷静,Peter Parker,你要冷静。”他深呼吸了几下以平复自己过快的心跳,“Tony不会喜欢一个毛毛躁躁的小孩子。”
片刻之后他崩溃地把自己摔在沙发里:“Friday,我是不是糟糕透了?如果我失败了我会不会被Tony赶出大厦?”
“我觉得您可以自己问问Boss,Mr.Parker。”清亮的女声响起。
“问我什么?”Tony满含笑意的声音从门边传来。
男孩儿像只受惊的猫一样腾地跃起,然后踉跄着差点撞到茶几。
Tony斜倚在门框上,马甲勾勒出他的腰线,前臂上搭着西装外套,一脸好奇地看着他。
Peter感觉红晕烧上了脸颊,整个人都晕晕乎乎的。
他真是好看得过分,Peter在心里呻吟了一声。
Tony轻声叫了他一声:“Pete?”
Peter闭上了眼睛,像倒豆子一样飞快地说:“Mr.Stark,Tony,我喜欢你……不我觉得我大概是爱上你了,你的眼睛很漂亮你的嘴唇看上去很柔软你的头发你的笑纹你一切的一切……该死!”
他爆了句粗口并且毫不犹豫地翻过沙发的靠背,差点被绊了一跤但是还是以一种惊人的速度冲到Tony面前捧着他的脑袋撞在了他的嘴唇上。
Tony没有回应,Peter退后一步,简直要丢脸地哭出声。
“真高兴你没有嫌弃我太老,我的男孩儿。”Tony在他离开的时候抓住了他的手,笑了起来,他漂亮的眼睛仿佛洒满了星光。
Peter忍不住扑进了他的怀里抽噎了起来。

+1
Peter感觉有些力不从心,蛛丝发射器被抽落在不远处,他的手臂大概被折断了,疼痛一路顺着神经蔓延到他的大脑。每次呼吸都能感觉到两肋隐隐作痛。
他可以感受到喉间的腥甜,但他忍着没有咳出声来。
当他被从楼顶抛下的时候,Peter的大脑一片空白,他想到了Tony。
他灵巧的手指他非凡的智慧他微笑的眼睛。
他的爱。
他闭上了眼睛,不敢想Tony的反应。
一阵狂风呼啸而过,Peter感觉到自己被接住了,透过制服他能感受到钢铁冰冷的温度紧贴着自己。
那双手在颤抖。
当他们将落到地上,Tony不顾一切地掀开他的面罩狂乱地吻住了他。
他吻得很用力,吻的很深刻,他的嘴唇颤得令Peter的心都揪了起来。
他睁开眼看到大颗大颗的泪珠从Tony的眼眶中滚落下来,但是那双在Peter心中世界最美的眼睛连一眨都不眨地看着他。
Peter费力地抬起双手抱住了他,Tony的头发乱糟糟的,面颊上有道深深的血痕,左眼青黑,满面尘灰。他的盔甲有着数不清的划痕到处坑坑洼洼,原本耀眼的金色和红色变得斑斑驳驳。
“嘿,我在,Tony,我在的。”Peter忍住喉咙的不适轻柔地安慰他。
Tony缓缓眨了眨眼睛,终于忍不住呜咽了一声埋在了他的怀里。
幸好,Peter想,幸好他们最终没有失去彼此。

End

评论

热度(84)

  1. 安素一有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