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素一

【杜方】都说了关系不好(甜一发完)

whatdidfermiparadoxsay:

warning:爆肝8k字 OOC


-----------现代AU私设如山----------


1.


  “都说了关系不好!”


  杜见锋和方孟韦俩人异口同声吼了出来,毛利民双手投降,尴尬地扯扯嘴角。


  方孟韦一时间觉得有点尴尬,毕竟毛利民一直都对他很好,现在不分青红皂白吼别人……他的家教本不允许他这么做。


  一切都是杜见锋的错,方孟韦想了一秒钟,找到了一个自己满意的理由,轻轻哼了一声,跟毛利民点点头,出去了。


  等方孟韦出了门,杜见锋才舒了一口气,整个人都懒散下来。


  毛利民还没坐下:“旅座啊,你怎么跟孟韦就那么不对付?”


  杜见锋一拍桌子:“孟韦是你能叫的吗?”


  




2.


  都说一见小方误终生。


  杜见锋嫌弃地看着微博上“想看看你们生活中见到过的觉得最漂亮的小哥哥”的第一热评,什么最帅警察,最年轻副局长,最美白月光,一见小方误终生,几万个赞恨不得把方孟韦夸出花儿来。


  “呸,这就是你找的资料?”杜见锋把手机往旁边一扔,“这白白嫩嫩的,一看就家里圈养的少爷,拿个鸡毛当令箭。”


  毛利民哆哆嗦嗦地接住杜见锋的手机:“你就不能小声点?这是警察局啊,不是自己的地盘。”


  前些天出了一桩凶杀案,犯罪嫌疑人之一就是杜见锋手下的一个老兵狗蛋。杜见锋一怒之下带着人去了警察局喝茶,见了刑警大队的副队长不行,见了队长还不行,必须要见局长。


  局长要怂,被年轻的副局长拦住了。


  “谁是杜见锋?”方孟韦刚开完会,匆匆赶来,黑压压的一群人看得他头痛。


   “老子在这。”


  杜见锋一出声,黑压压的人群就立马让开了一个一人宽的道,杜见锋一身军装,坐在方孟韦的凳子上,两腿大张,两个肘关节放在两个膝盖上,戴着墨镜看不清眼神。


  知道的知道这是军队,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黑社会爱上了迷彩cosplay。


  ——装逼如风。


  ——弱不禁风。


  “嘁。”


  两个人同时在鸦雀无声的办公室里发了声,一堆人惶惶不安地看向杜见锋,然后一脸同情和崇拜地扭头看看这个年轻又纤细的副局长,再惶惶不安地看向杜见锋。


  “无关人等请先离开。”方孟韦往左让了一步,让其他的人先走。杜见锋也挥挥手。


  他知道他是来讲道理的,但是见到方孟韦,莫名其妙只想打一架完事。


  “杜旅长如果是来要人的,也可以姑……走了。”


  好险,差点就说成了滚。


  他向来看不惯这些盛气凌人的所谓长官,有了点地位就要特权。他太了解这些人了,结党营私算不得什么新鲜事,偏偏好些混在灰色地带的人最为趾高气昂,他能挡一个,挡不了十个,一百个。


  “老子没说走,谁他妈敢赶我走?”杜见锋火气也腾地上来了,哗啦一下站起来,气势汹汹。


  ——然后发现其实方孟韦跟他差不多高,没法身高压制。


  稳住,稳住,不要把这娇少爷打折了,因为这事记个过划不来。杜见锋冷笑一下,又坐回了方孟韦的凳子上,大喇喇地把腿放在方孟韦的办公桌上,靴子上的一点点泥土磕在了办公桌上。


  等人都走完了,方孟韦咔哒一下关了门。


  躲在门外走廊上的兵哥哥们一字排开,叠了三层,把耳朵贴在墙上,虔诚地偷听。


  先是模模糊糊的对话,听不太真切,只持续了五六分钟,然后就是乒乒乓乓摔东西踹东西的声音。


  “卧槽……你他妈来真的?”


  “嘶……呃……”


  “就这点力气?”


  “别废话!”


  所有人都听得津津有味,毛利民忍无可忍把人全赶到警察局门口去站军姿等着。


  刚被逮到的新手小偷远远看见这一排军人就吓得尿了裤子。




3.


  杜见锋从警察局出去的时候,已经天黑很久了。


  他还是戴着墨镜。


  脸上青了一块不太好看。更何况还是被一个看起来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年轻结结实实打出来的,丢人,忒丢人了。


  方副局要走流程,杜旅长要保释放人。说了没几句,眼看着谈不拢了,杜见锋装模作样掀了凳子想吓唬吓唬小年轻,没想到小年轻也是血气方刚,直接一拳冲了上来。


  杜见锋把车门砰地关上,轻轻摸了摸自己的脸颊。


  操,还是疼。


  “旅座啊,要是人家副局长不跟你计较还行,一计较,袭警可是个大事啊。”毛利民一边开车一边苦口婆心地教导。


  “他先打老子的!要计较也是我计较!”杜见锋不屑。


  ——但是还打得挺过瘾的。


  他手下的兵都是自己训出来的,和他们练习的时候不过瘾,就算是和最强的那个狗蛋对打,也像是照镜子,特别没意思。


  相比之下方孟韦就有趣多了,不靠蛮力,敏捷精明,直击要害。


  想到这里,杜见锋垂眼瞄了一眼自己的两腿之间。要不是他躲得快,真的就直击要害了。


  后来杜见锋常常例行到警察局找事,美其名曰交流感想,协助破案。狗蛋是他亲手带起来的,但是那天晚上他确实请假出了军营,确实没有不在场证明,凶器上确实有他的指纹,而死者也确实是狗蛋的前前前女友。


  他有事没事就在方孟韦的办公室耗着,桌上还摆着相框?这是什么,八十年代吗。还用灌热水的热水袋?大户人家买不起电热的吗?还有日记本,一把年纪了还学人小学生写日记,嘁。


  “哥!我回来了!晚上一起……”


  李熏然一推门,和杜见锋圆眼瞪长眼。


  “你是谁?”李熏然一手放到腰后摸着枪,一手还握在门把上,从推门到反应过来也就不到半秒钟。


  “你找那小子?他开会。”杜见锋答非所问地回了一句,又埋头看手机了。


  他前两天在微博上回了一下“想看看你们生活中见到过的觉得最漂亮的小哥哥”的第一热评,没想到激发了八月十五钱塘江潮水般的敌意,说他嫉妒方孟韦,内心阴暗,注定单身一百年等等。杜见锋正顶着一个没有头像昵称是手机用户18318.3的新注册号码挨个挨个回复,没时间理门口的人。


  李熏然觉得莫名其妙。


  他哥的办公室从来没有过别人,这次他出任务也就小半个月,再来警局,门口站着两排笔挺的军人,那些常常来警局报道的小偷都安安分分坐在一边接受思想教育,并且,他哥的办公室里坐了个陌生人。


  居然还敢把腿直接放在办公桌上!


  拍一张拍一张,李熏然想着一会儿一定找他哥告状去。


  “熏然?”


  方孟韦开完会出来,远远地看见一头小卷毛。


  “诶,哥,”李熏然一颜难靳地看着方孟韦手上的一堆文件,还真是去开会的样子,“那人是谁啊,还把腿放你桌子上!”


  方孟韦叹口气,这才知道杜见锋又来了。


  “没谁,”他熟视无睹地走进办公室,越过杜见锋拉开了抽屉,把文件放进去锁上,踹了杜见锋一脚,杜见锋把腿收起来,他拿湿纸巾擦擦桌面,脱了警服的外套,换上普通的夹克往外走,“走吧,带你吃饭去。”


  杜见锋听见了,也收起了手机跟着站起身来。


  李熏然目瞪口呆地看着方孟韦这一系列行云流水的动作,过了好一会儿才闷闷地开口:“远哥做了饭,叫你一起去吃。”


  方孟韦笑着勾过李熏然的脖子:“我听说凌院长的手艺一般不外露的啊,进展不错嘛。”


  操,杜见锋暗暗在心里骂了一句,原来这人笑起来这么……娘们唧唧!


  李熏然拉开车门,方孟韦坐副驾驶座。


  刚上路,凌远的电话就打过来,李熏然连了车内的蓝牙,直接接了起来。


  “你们出发了吗?”男人带着笑的温和声线回荡在车厢内。


  “出发了!还有20分钟就到!”李熏然也跟着笑。


  “好,楼下的密码换了,我发一个到你手机上,一会儿见。”凌远说着要挂了电话。


  “等一下等一下……远哥,喂?嗯,我哥还带了个人,”李熏然一脸为难地瞟了一眼后座的那位莫名其妙跟来的方孟韦也没制止的‘没谁’,“朋友吧……关系挺好的。”


  杜见锋和方孟韦一下来了精神:“关系不好!”




4.


  杜见锋半路就下了车,没真的跟去吃饭。李熏然眼看着他哥的脸色垮了下来,这种表情还只在方孟韦初二的时候偶然考差了,只得了个第二名的时候见过。


  真的是关系很好啊,李熏然叹口气,杜见锋突然变卦不一起吃饭了,哥肯定心里很不乐意吧。


  吃完饭李熏然乖巧地跟去厨房刷碗,方孟韦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玩手机。他的微博被艾特了好多次,一堆差不多的消息他也看不清到底要表达个什么。只有一个ID让他死死记住了。


  手机用户18318.3几乎是见一个怼一个——“你他妈见过真人吗就在这误终生了”“别瞎比比”“哈哈哈这破小孩儿昨天还挨了老子一顿打”“老子被几百个女人追着跑的时候这小屁孩还没出生!”


  很好,你成功吸引了我的注意。


  点进去,几乎什么内容也没有,只有毛利民一个粉丝。


  李熏然抱着洗好的水果从厨房出来,路过方孟韦背后,习惯性地瞟了一眼方孟韦的手机。


  哦哟,这一溜评论。


  “怎么那么大股醋味啊?”


  “嗯?没有吧?”凌远一边擦手一边走到客厅,和李熏然一起坐在另一边的沙发上。


  李熏然:卧槽,我刚才那句话说出声音了?


  方孟韦没在意他们俩人的对话,打字:“回复@手机用户18318.3的评论:你被几百个女人追着跑为什么还是个处男?”


  这个行不改名坐不改姓还加了V的账号很快得到了回复:“操,我要灭了毛利民那小子!!”


  “盒盒盒盒盒盒盒盒,”李熏然在一边拿着自己的手机观战,看方孟韦跟人打嘴炮正起劲,冷不丁笑倒在凌远肩膀上,举起手机,“你说这像不像打情骂俏?”


  凌远只敢移动左手,生怕一动就提醒李熏然正靠着自己然后又一次因为窘迫而跳起来从他家冲出去了。


  方孟韦和杜见锋打嘴炮的时候,围观群众也在一边嗨着。原因是有个深藏功与名的僵尸号发了一张不太清晰的手机用户18318.3的照片,大多数曾经嘲笑这个账号嫉妒方孟韦的人们都匍匐在强大的气场下。


  不要叫我雷锋,我只是一个伟大的人民警察。  


  “凌院长,我就先走了,”方孟韦手机只有百分之二的电了,他站起身来,“今天辛苦你了。”


  “诶?这么早?那我也……”李熏然说着也跟着站起来要回家。


  “我现在有点事,你自己回去吧,”方孟韦走到门口换了鞋,“哦我把你所有的床单被套都拿去洗了,今晚家里什么也没有。”


  哥哥就帮你到这里了。




5.


  方孟韦如约去了军营。


  这段时间杜见锋老是在他办公室瞎晃,就是真正意义上的瞎晃,真正做事的那个是毛利民,所以方孟韦也和他有点联系。一是他也觉得案件有点蹊跷,二是知道毛利民可靠,最重要的是跟那位旅长比起来,礼貌又客气。


  毛利民发了消息给方孟韦,说找到了重要的证据,方孟韦等不及,直接奔着军营去了。


  他到的时候毛利民还被其他事情缠着,没出去接他,所以他还没走到军营就被人远远拦了下来。没证件不让进,方孟韦很理解,安安静静等着。


  “这人谁?”


  旁边走来一个人,问。


  “报告排长!不知道。”


  被称为排长的男人顺手推了方孟韦一掌:“边儿去,别跟这儿挡路。”


  方孟韦冷漠地看他一眼,让了一步,还没说话,就听见让他头疼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你他娘活腻了?谁教你动手动脚的?”


  小个子排长被吓得傻在原地,鞠了个180度的躬,余光看着杜见锋大摇大摆地拽着方孟韦上了车,一脚油门踩了进去。


  “是不是眼瞎!跟旅座关系这么好的人你也敢拦!”小个子排长跳起来狠狠拍了一下站岗兵的脑袋。


  站岗兵:???


  俩人在杜见锋的办公室里面面相觑了一会儿,杜见锋站到窗边去抽烟,摸了半天发现打火机可能是落在车上了,懊恼地翻箱倒柜,一阵阵开柜子开抽屉关柜子关抽屉的声音叮叮哐啷噹,门外趴在墙上偷听的耳朵又竖了起来。


  “我没说错吧?每次旅座遇上方副局长。”


  “干柴烈火啧啧啧。”


  方孟韦坐在沙发上,揉揉太阳穴,自己摸出了打火机,在手里玩了一圈儿。


  我今天耍得真溜,他想。


  杜见锋还在叮叮哐当地翻箱倒柜,最后摸出了一盒火柴。


  方孟韦扭头,看见杜见锋拿着潮了的火柴一个劲儿地划,得意极了,一伸手把点燃的打火机放到杜见锋眼前。


  杜见锋微微歪了歪头,深吸一口,点燃了那根烟。


  毛利民刚回来,推门进来就看到这样的场景。他站了半天也没人搭理他,只好自己先开口:“咳……你们,关系不错啊。”


  “都说了关系不好!”


  杜见锋和方孟韦俩人异口同声吼了出来,毛利民双手投降,尴尬地扯扯嘴角。


  方孟韦一时间觉得有点尴尬,毕竟毛利民一直都对他很好,现在不分青红皂白吼别人……他的家教本不允许他这么做。


  杜见锋看方孟韦一脸窘迫,高兴极了。他见多了那些家教良好的人,他们身上都有可怜的共通点——因为展现自己真正的心情而感到不安。


  一切都是杜见锋的错,方孟韦想了一秒钟,找到了一个自己满意的理由,轻轻哼了一声,跟毛利民点点头,出去了。


  方孟韦不知道为什么门口有两排一连颜色地蹲在地上面壁思过的人。


  等方孟韦出了门,杜见锋才舒了一口气,整个人都懒散下来。


  毛利民还没坐下:“旅座啊,你怎么跟孟韦就这么不对付?”


  杜见锋一拍桌子:“孟韦是你能叫的吗?”


  毛利民已经懒得跟杜见锋耗了:“我就来跟你说一声,我找到些证据,本来我发消息给方副局长说明天送到警局去,没想到他自己过来了。”


  杜见锋皱皱眉:“你为什么有那小子的号码?”


  毛利民摔门而出。




6.


  杜见锋在方孟韦吃晚饭的时候去见了个人,没用多久就搞清楚了狗蛋的情况。


  狗蛋的前前前女友约狗蛋见面,狗蛋跟杜见锋撒谎说是家里起火必须赶过去,所以即使在警察局里见到了杜见锋,他也不敢说话。前前前女友和狗蛋在一起的时候就已经结婚了,狗蛋发现之后提了分手,一直没分掉,这次她又是来找狗蛋要钱的。狗蛋进了酒店差点没把持住,快被脱干净的时候才回过神来,踉踉跄跄跑了出去,自己的匕首和外套都留在酒店——也就是后来的案发现场。


  毛利民查到的应该也差不多,所以杜见锋胸有成竹地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等着方孟韦来跟自己道歉。


  想想就开心啊,跪下还是不用了,鞠个躬还行,或者让老子打一顿?


  另一边,方孟韦正在听一段音频。对话很清晰,只可惜是不当手段,加上诱导提问,这段对话并不能作为直接证据,但是给了他们一个很好的方向去查。方孟韦准备打电话给李熏然,刚拨出去又挂掉了,叹口气。


  弟大不中留。


  “这个人之前涉嫌诈骗,你们可以现在去请他配合调查,”方孟韦还是直接打电话回了局里,“立刻。”


  方孟韦等了一个多小时还是没回音,他和毛利民道别 ,准备自己回警局。他站在门口打车的时候杜见锋匆匆追上来。


  “不知道走之前跟老子商量商量吗?”


  “哦,”方孟韦没看他,“今天晚上吃饭之前有个蠢货没跟我商量就直接下车走人了,我以为这是一种表达友好的方式。”


  “你大爷……老子那是为了谁……”


 杜见锋说着就又要动手,他也不知道为什么,非常想把方孟韦按到地上揍到哭出来为止。


  方孟韦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喂?”


  “头儿,嫌疑人失踪了。”


  关机。




7.


  方孟韦本来是在心里骂了一声,后来想反正旁边就是个杜见锋,干脆地:“我操!”


  哦哟,少爷脾气又来了。杜见锋双手插兜,笑得自己都没察觉。


  “你看旅座那一脸褶子,夹死多少蚊子了?”小个子排长还在那来来回回地踱步,“你怎么就不长眼睛!”


  “怎么了,方少爷?”杜见锋懒懒地问。


  你快求我啊,出事了求我送你回警局啊。


  方孟韦愤愤地看他一眼:“我现在要回局里。”


  “哦。”


  一阵死一样的沉寂。


  小排长还在絮絮叨叨:“你看这依依不舍的离别气氛,你看看,你刚才还把人拦下来!”


  其实站岗兵已经换过一轮了。


  方孟韦:“送我回去。”


  杜见锋:“叫谁呢?”


  方孟韦:“你。”


  杜见锋:“老子是谁?”


  方孟韦咬咬牙:“杜、旅、长。”


  杜见锋心情很好。特别想作诗一首。


  车里乱七八糟,后座放着各种报刊杂志,刀枪棍棒,怎么看都是黑社会,方孟韦想了想,还是坐上了副驾驶座。开出去没到两千米,方孟韦听见后备箱里哐当哐当的奇怪声音,实在是忍不住了,让杜见锋停车。


  “这他妈谁?”开了后备箱,方孟韦差点气出血。


  杜见锋一巴掌拍过去:“别学老子说话!这就是你要的人。”


  真正的凶手被杜见锋绑好了扔在后备箱里,还没想好怎么跟方孟韦谈条件,也不知道方孟韦急着回局里是因为警察没找到嫌疑人。他之前还查了一下,那叫什么来着。


  ——投之以木瓜,报之以琼琚。


  老子投的是个大西瓜。


  后备箱里的人已经醒了,全身五花大绑,蒙了眼睛贴了嘴,像只虫一样蠕动着。


  “你……”方孟韦头疼,非常头疼。


  他摆摆手,给嫌疑人解了绑,重新用手铐铐上塞到车后座,好言好语地说了一堆冠冕堂皇的。


  这才有时间跟杜见锋吵架。


  “你这叫滥用私刑你知道吗?”


  “你把老子当傻子?能不知道?”


  “知道你还绑?”


  “去他娘的,从抓到人到现在你一个谢字都没有,老子费了多大劲给你结这个案子!”“


  “谢你全家!”方孟韦拔高了声调,“都是你的兵惹出来的事!”


  “我没家人,不对,”杜见锋无所谓地耸耸肩,“我一个人代表我全家接受了。”


  方孟韦一梗,自觉说错了话,闷着不出声。


  “哑巴了?”杜见锋转头看看他,觉得奇怪。


  “对不起。”方孟韦非常小声地嘟囔了一句。


  “什么?”


  是真的风太大他听不见。


  “我说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没爸没妈!”方孟韦话一出口又锤了自己一拳,二十几年来的家教都喂狗了是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方孟韦你也有今天哈哈哈哈……”


  杜见锋的笑声被截断了。


  “操。”声带微微震动,太阳穴碰上了枪口。杜见锋忘了他后座放的那些鬼东西。


  “你,下车,”嫌疑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撬开了手铐,转头对方孟韦说,“你也是,不然我一枪崩了他。”


  方孟韦冷笑一下:“崩吧,我早就想崩了他。”


  嫌疑人:???


  杜见锋白他一眼:“给老子下车!”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方孟韦松了安全带,三个人下了车,嫌疑犯卡着杜见锋的脖子,让杜见锋挡在自己身前,站在一旁的空地上谈判。


  其实,不太算是谈判。


  “手机!”嫌疑人对方孟韦说。


  “不给。”


  “我靠方孟韦你倔个毛?你手机都没电了!给他!”


  “不给!要崩就崩,他崩你的时候我就崩他,”方孟韦从腰后掏出了自己的手枪,不急不缓地开了保险上了膛,“你自己把枪放在后座的。”


  “谁他妈把这傻逼扔后座的!”


  嫌疑人哆哆嗦嗦地开口:“你们不要吵了,你们安静一点……”


  “哦,怪我。”方孟韦没理他,带着怒意一点点走向被挟持着的杜见锋。


  “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真的开枪了……”


  方孟韦一步步往前,瞄准了杜见锋的眉心,咬牙切齿:“要不是你搞这么多事,我能在这荒郊野外的地方被人威胁?丢人!”


  嫌疑人一步步退,一会儿拿枪指着方孟韦,一会儿指着杜见锋。


  杜见锋冷笑一下,方孟韦站定举枪,俩人脱口而出:“够了!”


  一声枪响。


  杜见锋抓过嫌疑人的胳膊借力一摔,那人挣扎着想把杜见锋也拽到地上。刚好方孟韦的子弹堪堪擦着那人的小腿飞过去,让他慌了神,终于被杜见锋摁在地上,方孟韦收好枪递了麻绳过来,一边看杜见锋绑人,一边捡起掉在一旁的另一把枪。


  “哼,”嫌疑人一边倒吸冷气一边,“演得像模像样的。”


  “闭嘴。”方孟韦捡起落在旁边的枪吹了吹。


  杜见锋绑好了人,没好气地踹了一脚。


  “你轻点!人身上有枪伤。”方孟韦把杜见锋拉开。


  “他刚才拿枪指着老子!”杜见锋一个反手挣脱,没想到直接打在方孟韦脸上。


  两个人又打起来。


  嫌疑犯坐在一边看着,打了个呵欠:“别演了,知道你们感情好。”


  杜见锋和方孟韦这才停下来,拿着两把枪同时由上往下指着他,皮笑肉不笑地说:“好个屁。”




8.


  方孟韦忙了一周。


  嫌疑人带回去,录口供,重新勘察现场,找更多证人,街角的监控录像头排查,全部上交检察院。放了狗蛋交给杜见锋军法处置。因为开了一枪,写了几万字的报告。


  杜见锋起床之后例行往警察局跑,开出去十几分钟的车,才想起来案子已经结了,没必要再去了,于是随便吃了个早饭又回去。


  一天两天,他乐得清闲。


  三天四天,他有点焦虑。


  五天六天,妈的老子是不是病了,没人添堵反倒还难受起来了?


  烦躁焦虑说不清楚是为什么的杜旅长没事就拉着新兵蛋子练格斗,怎么打都不爽快。


  “哎哟这不是方局吗,”小排长又一次在军营口见到了方孟韦,这次细眯眯的眼睛睁得老大,“又来找旅座啊?来来来。”


  方孟韦礼貌地笑笑,大步流星走去杜见锋的办公室。


  一脚踹开了门。


  “杜见锋!”方孟韦对着门又是一脚——踹关上了,“你是不是早知道你那把枪里面没个子弹!”


  杜见锋又在翻箱倒柜地找打火机,也没抬头,非常舒心地吼回去:“你以为老子真有那么傻?车上没事了扔把枪给别人使?”


  方孟韦把手套往杜见锋的桌上一摔:“你早一点说会死吗!开枪就要写报告,我写了三天才写完!早知道没子弹我都不会下车!”


  “你来就为了这件事?”杜见锋挑挑眉,“对不起,方副局长,行了吧?”


  方孟韦挺满意,但觉得有点不对,说不上是哪里不对,这胜利也来得太突然了?


  “其实也不完全是为了这件事……”方孟韦吞掉了剩下的句子,非常礼貌地敬个礼:“旅座,告辞。”


  “方副局长慢走。”杜见锋找不到打火机,把烟又塞了回去,也敬了个礼。


  俩人僵持着。


  门外偷听的人们震惊了:这么安静……难道要分手了?


  杜见锋和方孟韦终于没忍住一起大笑起来。


  方孟韦一拳挥过去,被杜见锋稳稳接住,顺势一拉就扣在了怀里。


  “知道老子刚才在想什么吗?”


  方孟韦摇摇头,跳到杜见锋身上。


  “老子想,这盛气凌人的孔雀样,”杜见锋托着方孟韦的屁股,连声音都放轻了,贴着方孟韦的耳朵说,“真特么想一嘴怼上去。”


  






END








例行番外




  “介绍一下,杜见锋,我爱人。”


  方孟韦在自家的沙发上坐立不安,李熏然和凌远刚买了菜回家,就看见沙发上笔挺的两个人。


  他不知道李熏然会是什么反应,要是小时候还好,哭天抢地也是一顿火锅就能解决,现在李熏然长大了,要是一会儿发起脾气,他还真不知道怎么办。


  “见锋哥好,今晚吃火锅!”李熏然点点头,推着凌远去了厨房。


  就这样?


  “熏然啊,你是不是,没听清楚……”方孟韦站起来跟进去,“我是说……”


  李熏然一边把菜拿出来一边点头:“我早就知道了啊。我们都知道了。”


  方孟韦:我都今天才知道,为什么你早就知道了?


  还你们?




  “想看看你们生活中见到过的觉得最漂亮的小哥哥”的热评又换了一轮。


  ——还记得那两个关系不好的在评论里吵翻天的漂亮小哥哥吗?是的他们在一起了。查看图片。 183182 likes


  




真·End


----------------------------------------


为了挽救我和某位久久不更新的太太的感情,为杜方添砖加瓦!


如果你想到了银他妈,那太好啦看来我们都站土银啊。



评论

热度(9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