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素一

【庄赵】同情我可以亲我

士多啤梨柔顺剂: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泡面


赵启平一直想不明白,一个出差住酒店磨叽到要自带插线板与小毛毯的人,怎么会因为怕麻烦而成天待在办公室里可怜兮兮地吃泡面。




赵医生有幸和庄恕同住过一间房。 


那是医学界学术交流会,凌远指派他俩分别作为骨科与胸外的代表出席。临出门的时候,院长语重心长地嘱咐赵启平,“庄教授初来乍到,你到时候跟他住一屋,好有个照应。” 


师兄发了话,赵启平答应的很爽快。


更何况,这位庄教授剑眉星目,挺鼻薄唇,不怒自威。


但笑起来,又是眉眼弯弯人畜无害的样子。


非常赏心悦目。




想想真有点美滋滋。 




等庄恕从行李箱里掏出的东西占满一整张床的时候,赵启平觉得“赏心悦目”这种词还是不能乱用。


他重新打量一眼那个不起眼的小箱子,心里疑窦丛生。


这该不会是哆啦A梦的口袋吧?


不不不,这不是重点。


带着插线板也就算了,三天的行程,您带五身衣服、一个目测能有四斤重的医药箱是闹哪样啊?


庄恕注意到赵启平的视线,一边抖着他的小毯子一边有些害羞地笑,“不好意思啊,我等会儿就收拾干净。”


“没事没事,你忙你的。”赵启平偏过头,假装玩手机。




啊,也太可爱了吧,他耳朵红了诶!




赵启平洗好澡的时候,庄恕已经把床铺整理好了。


他随便跳上一张床,整个人陷进被子里,“庄医生您也赶紧去冲个澡吧,好早点休息。” 


庄恕看他一眼,然后点了点头。 




一分钟后,赵医生被人从被窝里捞了起来。


那人一手拖着接线板,一手拿着吹风机,神情严肃,“得把头发吹干了再睡。亏你还是个医生。” 


“别瞪我。再多短的头发都得先吹干。” 


语气是强硬的,动作却很温柔。 




我没打算睡,正刷微博呢。


赵医生想回嘴,但生生憋住了。 


他抬眼使劲往上瞧,一只温暖的手正轻轻胡噜着他的头毛。




许是被盯得有些不自在,庄恕按下开关,把吹风胡乱塞到他怀里,“行了,你自己吹吧,我去洗澡。” 


耳边的“嗡嗡”声突然消失,房内恢复了平静。


赵启平一颗心却扑嗵扑嗵,沸反盈天。 




天哪,我要泡他! 




会议结束回来后,赵医生有意无意地往胸外跑,专挑午休时间去敲庄大夫的门。


十回能有八回撞见他在吃泡面。


“你怎么又吃这玩意啊?”赵启平夺过那个还热乎着的泡面桶,直接往垃圾桶里扔,“这样太不健康,叫外卖都比吃这个强。” 


庄医生举着小叉子,还没反应过来这都发生了什么,目光有些楞楞的,“我没有外卖的电话。” 


“…………”


“为什么不去食堂啊?吃不惯?” 


庄教授小小声:“不是。就是太麻烦。” 




什么?麻烦? 


就下楼吃个饭,能比我特地兜两个圈子从骨科跑来找你更麻烦? 


赵医生有些恼,那种直接摆脸上的恼。




“我每次去食堂,总有人来给我介绍对象。”


“推不掉,所以后来干脆不去了。” 


庄医生瞥见对方的神色,委屈巴巴。 


赵启平乐了,“这好办,以后我陪你吃饭,有什么事我替你挡着。”他打开app,给人叫了个外卖。


庄恕由衷地感激:“那可真是太好了。” 


赵启平也跟着笑。 


是啊,真是太好了。


一起吃饭,简直就是在昭告全天下:这老白兔是我的了! 




为了答谢赵医生的陪饭之恩,庄恕买了电影票,邀请他看电影。


赵启平瞧见电影的场次,心里直犯嘀咕。


庄医生不好意思地挠头,笑得纯良又无辜,“咱俩的轮休时间总是对不上,就周四晚上赶巧,但只剩这么晚的场次了,你看行么?” 


“嗯。”赵启平点头,“行的行的。” 




嗯?等等,你怎么知道我的值班时间表的? 




大荧幕上血雨腥风,刀光剑影,赵启平却神游天外,百爪挠心。




引人遐想的午夜场。


不经意间触碰到一起的膝盖。


那人小声说话时,落在皮肤上的茸茸呼吸。


再俗套一点,待会儿就该喝错饮料、拉个小手了吧? 




赵医生屏气凝神,坐立难安。 


他隐隐觉得,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在暗暗发酵。 


但直到电影散场,也没发生什么。


庄恕拿手在他眼前招招,然后轻轻弹在他的脑瓜子上,“想什么呢?结束啦。” 




赵启平如梦初醒,赶紧起身,跟在那人后头。


哎呀,庄大夫,你这坦坦荡荡的暧昧姿态才最撩人啊。 




走出电影院,已是深夜。


赵启平没开车,庄恕坚持要送他回去。


“一个城东一个城西,不顺路啊,就不麻烦你了,我打车就行。” 


“不麻烦。” 


庄恕也不听他讲,牵着赵医生的袖子就往地下车库走。


他掏出手机看时间,顺手点开两条未读的微信消息,脚步一滞。


赵启平把头探过去,瞧见一张小美人的照片。




“哟,秦主任还热衷于给你给你介绍对象呢?”


“饭堂没机会,改微信私聊了。” 


怎么语气有点酸?


赵医生唾弃自己,眨眨眼睛,诚恳地补上一句:“嗯,深表同情。” 


庄恕没搭腔,上下打量他一眼,笑得有些邪性。




“同情我可以亲我。” 




平地一声雷。 


赵启平以为自己幻听了,情场弄潮的小混蛋被这句话生生炸懵。 


他磕磕巴巴地转移话题,“今,今儿的月亮,挺好看的啊。” 


庄医生两手扶住他肩膀,不容他逃。


“小同志,咱现在可是在地下呢。” 


“并且,不许超我前面表白。” 


他对着赵医生朦胧胧的眼睛,一字一句地问:


“赵启平,我可不可以喜欢你?” 




赵启平之后回想起来,觉得自己当时一定是受到了蛊惑。


因为他的脑子还没做出判断,身体先不由自主地靠向了对方。




那看起来薄情冷峻的菱形嘴唇,尝起来竟是甜的。


柔软,温热,还带一点潮气。 


赵启平食髓知味地加深这个吻,含糊地吐出几个字。


“可以可以。” 




他们火速滚到了一起。 


同居之后,赵启平发现庄恕这人根本不爱吃泡面。 


大家都懒得做饭,准备泡碗面糊弄一餐的时候,庄恕总是表现得很嫌弃。


“不爱吃,你还在办公室放一整箱?” 


“那是为了博你同情。” 


“…………” 




“多少吃一些,你看我买的还是你喜欢的那个口味。”


“不喜欢。” 


庄恕抬起头来,答的云淡风轻,“那是为了表忠心。” 


“嗯?” 


“向你凸显我的专一。”


“…………” 



“天杀的,庄恕你到底什么时候对老子起的歹心?!” 




以为拐到一只傻白甜,好家伙,原来是只批羊皮的大尾巴狼。 


庄医生避而不答,笑眯眯地在那气鼓鼓的脸蛋上亲一口,“乖乖等着,我下楼买菜。” 








— — — — — — — — — — — — —
休息日的场合



“哎哎哎,你等等。” 


“嘶— — 庄恕!”


赵启平安抚性的亲亲那人脑袋,舔掉上面的汗珠。


“别闹,是院长电话。” 




“喂?”


“平平,中午去吃烧烤么?” 


“没空!”


“李熏然,以后别老拿凌远手机给我打电话!” 




李熏然被摁掉电话,一脸懵。 


这是怎么了,起床气? 


他点进微信运动瞧上一瞧,果然。


赵启平的今日步数栏,赫然写着:1步。


截个图发给对方,并配上文字“日上三竿还不起床,大懒虫”。 


一个小时后,李熏然收到了回复。




“傻孩子,我步数少,但运动量大啊♂。”



嗷,凌远!你就不该帮他们调值班表!

评论

热度(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