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素一

【谭赵】经过(番外)—特别篇

石墩墩:

预警:小谭总的故事。矫情狗血无逻辑,可能有点甜。

文中主要俩人物的身世请看前文第.......我也不知道第几章🤣

【现在开始】

【小小少年之烦恼】
01
谭妥妥没什么烦恼。

因为他还算是个儿童。七岁那年赵启平生了个弟弟,谭妥妥站在新生儿病房的玻璃窗外,穿着蓝色的无菌服,听着耳边来自护士阿姨的调笑:“妥妥呀,爸爸有了新宝贝就不疼你了,那你还喜欢这个小弟弟吗?”

谭妥妥的脸被口罩遮住一大半,只剩一双圆润无害的眼镜露在外面,对着说话的小护士瞟了一眼,把她看得直发毛,这才觉出说错了话。

注视着暖箱里孱弱的小婴儿,谭妥妥想起谭宗明把他抱在腿上,一字一句教他:兄道友,弟道恭,兄弟睦,孝在中。

而谭妥妥在真正迎来弟弟时,已经兄友弟恭了很多年。

他叫凌十九小哥。

每次赵启平让他喊凌十九哥哥,他总是振振有辞:“他妹妹叫小妹,那他就是小哥!”

李熏然笑笑说随孩子怎么叫吧。

于是凌十九成了谭妥妥独一无二的小哥。

看了看弟弟的谭妥妥很快厌倦了病房里此起彼伏的尖细哭声,一个人蹬蹬蹬跑了出去,正好碰上他小哥。

“你怎么在这?”

凌十九比谭妥妥大两岁,也已经很有大人模样:“来看看你.....看看你。”

谭妥妥不愿揭穿他对于新生命的好奇,摘下口罩扔到一边:“他有什么好看的,你只能看我。”



02
谭妥妥有了点小烦恼。

因为他小哥分化成了一个alpha。十五岁的少年倒扣着顶纯白的棒球帽,粉蓝色的衬衣沾染上了点汗水,还不能控制信息素的凌十九散发着属于大海的味道,谭妥妥用力闻了闻,总觉得有点苦。

“小哥,你是苦瓜味?”

凌十九被他气笑了:“快去推你的车,谁最后到游乐场罚谁吃苦瓜。”

谭妥妥知道凌十九是在逗他,但心里沉甸甸的事让他的脸色依然不那么好看。

他对于小哥分化成alpha的事非常难过。可这苦恼却不知从何而来,从小他就被叫小谭总,自然是和谭总一样的alpha,而如今小哥也成了alpha.....

阿西吧,谭妥妥难道他不是alpha还是omega?是alpha不正好和你做兄弟吗?

谭妥妥不知道心里到底在烦躁什么,伸手想抓抓头发,却碰到一手发胶。

“你呀。”凌十九凑过来,帽檐下几缕柔软的刘海落在额头上,“每天都板着小脸一本正经的,累不累。”

谭妥妥正要反驳,突然被凌十九一把抓住了手:“走吧,咱俩还是坐地铁去。反正不管到的早晚我都是吃苦瓜的那一个。”


03
谭妥妥有了挺大的烦恼。

因为他也分化了,而且分化成了omega。对于此爸爸们的反应先是一惊,随即又恢复了平静。赵启平教导他种种omega要注意的事情,也向他说明不要为性别所累,努力去做自己想做的才是真理。

谭妥妥点头,他今年也是十五岁,和当年小哥分化成alpha的时候一样大,小哥今年考上了大学,也是后备小医生一名了。

晚上睡前是和凌十九的例行通话时间,他吞吞吐吐向小哥讲了分化的事,没想到那边先是沉默,后来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没想到啊谭妥妥,你不是说你是alpha吗?敢瞒着我,还是不是兄弟了!”

谭妥妥不知为何心里涌上一股浓浓的委屈,强撑着不让嗓音颤抖:“谁稀罕瞒你!”

是啊,他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

谭妥妥不知道的是,他小哥今晚做了乱七八糟的梦。

梦里全是他。


04
谭妥妥的烦恼额度已经透支。

因为他小哥找了一个omega女生当恋人。本来今年大四的谭妥妥进入晟煊实习已经忙得头晕眼花,而两人聚会的饭局又变成了三人行,谭妥妥只能尽力保持良好的风度,饭后还提出开车送他们回去。

凌十九也不知为什么自己会如此坐立不安,等把小姑娘送回学校,车内的两人都沉默了下来,一路无话到了凌家的小区门口。

“小哥,再见。”

谭妥妥没什么表情,说完了这句就把脸转向一边不去看他。

凌十九抿了抿嘴唇,正要说她其实不是我女朋友就是个追我的师妹,谭妥妥突然锤了下方向盘:“凌十九我让你下车你没听见吗!”

车喇叭发出刺耳的声音,凌十九点点头,拉开副驾的门。

谭妥妥见他真的下了车,心里又气又急,谁知驾驶座的门被人拉开,凌十九站在门口:“你情绪不好,我来开车把你送到佘山。”

小哥的声音如同自带低音音箱,就像他的alpha爸爸一样。

谭妥妥没有回答,而是乖乖挪到了副驾。

佘山庄园门口,谭妥妥和凌十九同时下车,倒春寒威力犹在,只穿了一件毛衣的谭妥妥抱紧了手臂,正要开口让他小哥回去,没想到突然被拉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是小哥的大衣。依然是有点苦涩的海洋味道,包裹着他浑身上下的每一处。

“不冷啊你。暖暖再回家!你要是跟我出来吃饭给感冒了,我爸会打死我的。”


05
谭妥妥不再烦恼了,他很崩溃。

因为他可以确定他爱上了他小哥。alpha与omega之间产生感情天经地义,可对自己的兄长起了这样的心思,谭妥妥不敢再细想下去。

兄友弟恭,兄友弟恭。

他从儿时就被父亲们这样教导,谭当当十八岁了,他也当了十八年的好哥哥,可他不是好弟弟。

越来越成熟的凌十九,越来越有魅力的凌十九,这都让他越来越想拥有他。

可是他不能。他是小哥、是兄长,是一辈子的亲人。

谭妥妥逃了。小谭总遇事一向沉稳,这次却决定用逃避面对这个死局。

去法国的计划只告诉了两位父亲,谭宗明目光锐利,笑而不语;赵启平若有所思,提出帮他收拾行李。

谭妥妥看着爸爸忙碌的样子,脱口而出了一句对不起。

赵启平温和地笑笑,轻轻揽过儿子的肩膀:“我在你行李里面放了一份礼物。你到了巴黎可以打开看看,或许能帮你解决现在的困境。”

谭妥妥点头,看着爸爸的眼睛:“我让你失望了吗?”

“你从来没让我失望过。可是你也许被小谭总这三个字和omega的身份束缚得太死了。晟煊没有你还有你弟弟,没有你弟弟还有别人,你还是个小孩,没必要一直硬撑。而且omega的身份和其他性别没什么不同。我是omega,我非常敬重的一个长辈也是omega,但我相信我们活得比任何人都精彩、都幸福。”

谭妥妥终于留下了眼泪。

06
谭妥妥的烦恼在缩小。

因为他找到了一个新世界。他来到时尚之都从头学起服装设计,放下了商科改为遵从自己的爱好,没了束缚,人也变得活泼起来,他已经很久没有想起他小哥。

来巴黎近半年,凌十九也没有一个电话。两人失去了联系。

赵启平的礼物是一本日记。他告诉谭妥妥,日记里那对ao夫夫,也是兄弟。

他真羡慕那些泛黄的文字和照片里的爱情呀。

想学自己想学的、做自己想做的,不再是谁的儿子,也不再是谁的兄弟。

这样的日子会让人忘记烦恼,也忘记爱情。

雨天的巴黎,谭妥妥窝在属于自己奶奶家族的别墅里安静地画着设计图。

笔触流转,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中描绘了一张熟悉的脸。

原来还是很想他、很爱他、很想拥有他。

得一,始贪万万千。

谭妥妥有点懊恼自己的不争气,而门铃突兀地响了起来。

“来了来了!”

谭妥妥光着脚去开门,眼前站着的竟正是画中人。

他小哥的头发被雨水打湿,瘦削英俊的面孔也不断向下滴着水,眼神深邃而忧郁,显出几分落拓、几分仓促。

“小哥.....”

大海的味道袭来,竟不似当初那么苦涩。

“谭妥,”凌十九抹了一把脸,“我来是想告诉你,我也爱你。”

谭妥妥的脑海里像是炸开了无数朵烟花,明丽绚烂却又震耳欲聋。

凌十九笑了:“所以,你可以打开怀抱暖暖我了吗?”

07
画中人。怀里人。枕边人。心上人。

都是同一个你。

真好呀。

08
谭宗明在书桌前写写画画。

赵启平从背后吓他:“你在干吗?”

谭宗明推了推眼镜,语带狡黠:“回忆回忆你爸当初怎么整我的,这回可派上用场了。”

赵医生懒得搭理他。

09
谭妥妥彻底没烦恼了。

因为他得准备婚礼,顾不上。






【文中谭妥妥年龄设定分别是7岁、13岁、15岁、21岁、25岁、26岁。他小哥比他大两岁。所以......该早恋还是要早恋啊宝贝们!】
【妥妥也在这里拥有了爱情。阿诚哥一定很欣慰吧。】

【你们还有啥想看的吗?我感觉要完结了🤷🏽‍♀️】

评论

热度(395)